Tuesday, September 30, 2008

Press Statement issued by Wanita MCA Selangor chief Datin Paduka Chew Mei Fun

30 September 2008

CHEW MEI FUN: Pakatan Rakyat’s promise to protect religious freedoms merely a ploy

Wanita MCA Selangor chief Datin Paduka Chew Mei Fun today condemned the Pakatan Rakyat-led Selangor state government’s action in demolishing the Sri Mahakaliaman Hindu temple which had contradicted their earlier promise to the Indian community. “It appears that Pakatan Rakyat’s promise of religious freedoms and protection of houses of worship before the March 8 General Elections was merely a ploy to fish for votes. Such a stunt belittles the voters’ trust and support in them.”

“The Indian voters supported the Pakatan Rakyat during the General Elections because they did not expect such treatment to befall them. It is unfortunate that the Selangor state government’s behavior of demolishing temples continues to happen.”

Mei Fun said on 10 September 2008, the Ampang Jaya Municipal Council without prior notice had demolished the 50-year-old Sri Mahakaliaman temple was disrespectful. “Such an act of disrespect against Hindu believers has hurt the feelings of local Hindu residents.”

“The Ampang Jaya Municipal Council enforcement officers demolished the temple without attempting to relocate the temple to another suitable place. They also heavy-handedly demolished the temple which is a sacred place of worship for Hindu believers. They did not take into consideration of the feelings of Hindu believers.”

According to a report, Ampang Jaya has ten Hindu temples which face the same fate of being demolished. Mei Fun hopes YB Ronnie Liu who is responsible for local council matters will look seriously into the matter whereby action will be taken against local council enforcement officers who forcibly demolished temples.

“Residents in Selangor especially the Indian community would want the Selangor government to quickly respond to Hindu temple demolition and explain to the public and take necessary action against those responsible for this act to resolve the unhappiness among the affected Hindu believers.”

Mei Fun also urged Pakatan Rakyat-led Selangor government to be sincere when dealing with multi-religious issues. She added, “they should practise what they preach and not to clown around with people’s trust and support placed in them.”
新闻稿 30.9.2008

周美芬:雪民联出尔反尔,拆庙事件依旧发生

雪州马华妇女组主席拿汀巴杜卡周美芬抨击雪州民联政府出尔反尔,不尊重印裔选民,在全国大选捞取选票后,依旧发生拆毁兴都教庙宇事件,是愚弄选民的行为。

“308大选,印裔同胞支持民联,然而却得到如此的对待。州政府强拆印度庙宇事件继续重演。”

周美芬说,9月10日,安邦再也市议会在毫无预警之下,强行拆除位于打昔柏立玛花园一间拥有50年历史的兴都庙斯里玛哈卡里阿曼(Sri Maha Kaliamman)庙宇,这种不尊重兴都教信仰的行径,已伤透了当地信徒的心。

她指出,雪州市议会执法官员在未搬迁有关庙宇之前强行拆除该兴都教庙宇,而且还采取蛮横的行动大肆拆毁印裔信徒膜拜和祈祷的场所,完全没有顾及印裔社会的感受。

“根据报道,安邦再也区内还有10间印度也同样面对拆毁的厄运。我希望掌管地方政府的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正视地方政府粗暴拆毁宗教膜拜场所的行为。

雪州子民,尤其是印裔同胞都希望雪州政府对这起拆庙事件,向人民做出交待和解释,并采取果断行动对付相关人士,解决民怨。”

周美芬吁请雪州民联政府拿出诚意,以行动表现出尊重各宗教的发展,勿讲一套,做一套,把人民玩弄在手掌心。
國大黨約300名黨員在莫翰(右5)率領下,
到雪州政府大廈外進行和平糾察。(圖片转载自星洲互动)

Monday, September 29, 2008

拨云见日(26) -这就是安华!

《这就是安华!》

紧跟916变天新闻到今天,分享本人观察心得如下,不知各位同意否?

观察: 916后,安华连续召开了数个让国内政坛神经颤动的新闻发布会,行动党陪伴在侧的人是陈国伟,是陆兆福,不是林吉祥,不是林冠英!

心得分享: 我不是否认陈国伟和陆兆福在行动党的地位,但谈到“夺权’如此大事,毕竟斤两还是欠缺一点!这里头传达了什么讯息?是不是反映了行动党其实也对安华葫芦里卖什么膏药和民众一样抓不准?然而为了避免万一夺权不成太难看或万一成功没功劳,因此干脆来个“万”全之计,派两个不大不小的领袖出席凑凑兴?

观察: 9月24日,林冠英喊话,任何与916计划有关的详情,应交给公正党顾问安华一人发言,以免导致情况出现混乱!

心得分享
(一)民联中央政权尚未成立,行动党最高领导已把决定民联未来的主权交给了公正党,或更贴切的说是交给了安华!

(二)也许林冠英本人也不知道夺权详情,连他都说不上来,几时轮到其他人“阿支阿左”?尤其是那位当林冠英坐牢时还不知在那儿的蔡添强一天到晚语不惊人死不休,过后又遭揭穿,太难看了嘛!

观察:林首长说。太多的言论不会对大局起正面作用,反而将制造混乱,也将打击安华的形象。

心得分享: 打击的何止是安华的形象?打击的是民联,是行动党,是回教党,是林冠英,是林吉祥,也是哈迪阿旺的形象!

观察:林冠英说,一些公正党领袖频频发表与夺权计划有关的言论,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博宣。
心得分享:这是十足十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因为安华博乱,所以他们博宣传,师出同门,演技当然雷同!

观察: 9月24日林冠英喊话后的同一天晚上,人民公正党召开最高理事会紧急会议,该党实权领袖安华除了汇报变天的进展外,更对该党最高理事下达“封嘴令”,不得随意针对变天计划发表言论。紧急会议也确定,安华今后将是变天计划的唯一发言者。

心得分享: 玩过火了想制火,过后大概还会想办法慢慢灭火吧?等着瞧!

观察: 针对变天计划的最新进展,报章报导指安华9月24日日间在庭外受询时说,民联原本设下9月16日为夺权期限,但基于首相拒见他以商讨移交政权,因此变天计划受到延误,目前民联没有设下新的夺权期限。

心得分享:难道夺权的关键只在首相接不接见那么简单?如果是的话,大家安心吧!因为如果我是首相我一定誓死不见!尿遁也好,太忙也好,出国也好,反正就是不见!

观察:但某网上新闻的报道却指人民公正党9月24日晚上的最高理事紧急会议强调,变天计划仍然在进行当中,并未“脱离轨道”,而新的变天日期,则是设立在开斋节之后!

心得分享:早上和晚上天气不一样,答案也不一样!哈!让您开斋节都不得安宁,这就是安华!

周美芬
26/9/08

Tuesday, September 23, 2008

拨云见日(25) -安华,亮底吧!

《安华,亮底吧!》

上星期由于工作的关系提前一天把每周专栏的稿写好传送了出去,满以为选择了一个比较没有“时效”性的课题不会因为政局的变幻莫测而使论点受到“挑战”,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钢线已经“加”粗》这篇文章的立论点不但遭到了严峻的挑战,同时甚至为当时所发生的陈云清被捕事件的事实所直接否决了!

9月12日当晚陈云清被捕,结果9月13日中国报陈云清被捕的消息和我的专栏同日见报,相映成趣,非常讽刺!

我在9月13日的文章上写到:“领袖的个性与风格足以改变国家的政局,无论大家如何评价现任首相,往后回头审视国家发展,也许历史还得在容许言论百花齐放,各种弊端一一浮现在众人面前这方面为伯拉记上一功!”

我不知道陈云清被捕是谁下的指令,但她的被捕是为了保护她还是为了管制言论,大家胸中了然,现任的政府还是伯拉的政府,无论谁下的指令都足以一针刺破我的论点,让伯拉本来可在历史上留下一笔的“功绩”毁于一旦,一笔勾销!

作为国阵成员党下的一员,如果我告诉你我对报章、电台、新媒体的“揭密式”或近乎“吹毛求疵’的批判没有感受和排斥的话,我在说谎,但我每天早上还是照样的扭开电台聆听主持的冷嘲热讽和听众的严词批判,还是浏览网上的文章。有多少次对于一些无理甚或扭曲的论点有投诉的冲动,都自我压抑了下来,因为我始终相信“言论开放”是进步的基石,是不能走回头路的!难得得来的言论空间必须让它持续,而进步的民众“最终”将懂得如何分析。一个有为的政府不怕批评,只怕无法以良好施政回应批评!而这个“最终”何时到来,还得看政府以良好施政回应的速度与绩效!

国内目前的政治情况,看在许多外人眼中是“幼稚”,是“儿戏’,是 “不可思议”的,我甚至时常有一种仿如在观看台湾政局的感觉。

不断抄作916夺权课题的安华为国家制造了不安的局势,影响了经济的发展,但批评他的人似乎很少,随他起舞的则多如蝼蚁,包括了民众和政府,于是他越“玩’越大,宣称已有31位国阵议员同意跳槽,但却“不要”(或是“没有”名单好公布?)公布,期待变天的人民“耐心”的等,政府则忙着灭火,这把火是越烧越旺,还是即将熄灭,我想人民的普遍的心声是:“别玩过火,典当了国家人民的利益!”

国家经济正处于风雨飘摇的情况,急需稳定的政局以扭转劣势。因此 ――

安华,亮底吧!否则,请5年后再来,表现好,人民自然会让你得偿所愿,否则趁人民唾弃之前,请展现从政者为国为民的风范,以人民为重,以国为重,让政治回归正轨,让国阵民联管好各自的政府,好好表现,则人民幸矣,国家幸矣!

周美芬
18/9/08

Thursday, September 18, 2008

Monday, September 15, 2008

拨云见日(24) - 钢线已经加粗

《钢线已经“加”粗》

9日早晨上班途中某电台传来两位主持人大谈“寄居论”所引发的另一轮马华民政该不该退出国阵的课题,轻易听出他们的论点和普遍群众看法一致,并无啥特别之处,然而娱乐性十足的却是他们极具讽刺性与创意的呈现方式。

首先,他们说,如果在目前的情况下马华和民政还不退出的话,那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应该退出呢?接着传来的是张艾嘉带点哀怨的歌声:“走吧!走吧!人总是要学习长大…走吧!走吧!有时伤心,有时失望,这就是爱的代价…..”歌声一停,两位主持人立即一唱一和说了起来:“这边走不走还不知道,那边却走了49位国会议员,都走去了台湾!…” 接着吴奇隆《祝你一路顺风》的歌声旋即响起…… 哈哈哈哈,又好气又好笑,就这样我一路笑到办公室,过后和许多朋友分享,大家也都禁不住哈哈大笑!

马来西亚的电台越开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涉及课题也越来越大胆,记得以往前DJ李观发有一段时间在他的节目中也“大胆”论政,论时局,但没多久节目就停止了,过后听说他已离开电台从商了,以他那种不吐不快的个性,也许无法海阔天空的享受言论自由大概是他离开的其中一个原因吧? 如果当初他知道有一天甚至连国营电台也可以享有如此难得的言论空间的话,不知道他还会不会离开呢? 无论如何,我想就是因为有了象李观发这等人的不断尝试,才有今天的成果,以往的钢线很细,容易摔跤,今天的钢线已“加”粗,走得比较平稳,但如果今天还在马哈迪时代,钢线会否更细呢?难说!

领袖的个性与风格足以改变国家的政局,无论大家如何评价现任首相,往后回头审视国家发展,也许历史还得在容许言论百花齐放,各种弊端一一浮现在众人面前这方面为伯拉记上一功!

许多人说今天的改变是因为有安华,我说,没有伯拉,没有今日的安华,正是现任领导的人格特性,开启了国家开放之途!无论谁得势,谁失势,一切应以国家人民利益为本,继续玩弄916课题,为政局带来不安,无法遮掩以个人或党利益至上,妄顾国家人民利益的丑陋面目;同样的,为了应付916而采取幼稚手段回应,也让人民失望!以民为本不是口号,是行动,是实践!


周美芬
11/9/08

Thursday, September 11, 2008

马华雪州妇女组主席拿汀巴杜卡周美芬讲词


日期:2008年9月6日

以下为本人在《马华雪兰莪州妇女组第卅三届会员代表大会》的讲词:

欢迎大家踊跃出席今天这项一年一度的代表大会和三年一度的党选. 虽然今天我们无法象2002年和 2005年般通过协商组成新届执执委会,但我相信姐妹们都具备成熟的政治观与从政态度,知道选举是民主程序的一部分,它的作用在于还政于党员,让代表们在获得同志们的委托后有机会为党投选出理想的领导团队,让一个清楚掌握时局,了解党宗旨与能够为党指引出明确方向,同时合作无间的团队继续带领党奋发向前,从308政治海啸中重新站立起来,再创辉煌!

各位姐妹, 过去的三年里,马华雪州妇女组在本人秉持团队,透明与集体领导的精神下, 顺利的推动了多项带动改革的计划与活动,包括了:
在组织管理方面采取透明化作业;
在提升妇女方面在各区会推动终身学习课程;
在培育妇女与青年方面,让大家人尽其长,百花齐放;
在上情下达,活化基层,整合整体力量方面,通过提供各方资源予各区会,在各区会推动统一计划;
在扩大组织网络方面,以活动融入社区,建立人脉网络。

我在这里要特别的感谢所有的州执委和姐妹们所给予的全力支持与配合,让我们在高度团结与和谐的合作气氛下愉快的渡过了三年,这种景象是我们姐妹所追求的,更是我们要从308政治海啸中重新站起来所应该维护和延续的!唯有在党全体上下团结与合作的状况下,我们才能集中心力,重建我党!这就是为什么,打从竞选活动一启动的时候,我就一再的提醒大家以理性、温和的方式竞选,千万别诋毁对方,因为我们不能因为党选而典当了个人人格和输了姐妹间的良好情谊。

各位,马华正在致力于转型,妇女组与马青也必须转型,因此未来的马华妇女组应该在现有基础上继续求改革、求好、求进步!

鲜明表态,专业问政
各位,在检讨了308大选的败因之后,我认为妇女组未来必须对重大与原则性课题鲜明表态,建立专业问政的形象。

重大课题不缺席,只要是关系全民与国家发展的大课题,在大是大非前以不畏不惧,义正词严,辅以专业分析的舆论与理性行动鲜明表态,以人才和理念打动民心,争取人民的认同与支持,树立马华妇女敢怒敢言的形象。

今早,如果大家有阅读报章的话相信都会阅读到发表居论”的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不但不道歉,反而把所有错误归咎于记者的错误报道,甚至要求国阵成员党,包括马华及民政,对他的指责向他本人道歉的事。最可悲的是巫统槟州11名州议员及13名区部领袖竟然在紧急会议中一致接受他的解释,认为后者的谈话并没有错,没有必要向非马来人道歉。

各位,他在新闻发布会上以自己是引述历史尝试为自己开脱罪名,但我们要问的是他在巴东埔补选期间的座谈会上还说了两句极具煽动性和充满歧视的话:“华人只是寄居在大马,所以不可能做到各族平等。”当时,他对在场的人说:“华人能否平均分配财富给我们呢?如果你今天居住在华人家庭,你相信他们能公平对待你们吗?”这两句挑拨华巫情绪、分裂华巫感情的煽动性言论又如何解释?

这充分的显示了阿末依斯迈还停留在过去的年代,槟州巫统在遭遇惨败后陷入半睡半醒的状态,醒的是知道马来人对巫统的支持率已大大的消减,睡的却是对时局与大趋势的蒙然不知,还犯上否认错误症候群症,一厢情愿的以为只要走极端种族路线就能使支持率上升,因此不惜牺牲他族利益,孰不知这种和整个大趋势背道而驰的作法将加速巫统的衰败。

今天,我要代表马华雪州妇女组所有姐妹清楚的告诉巫统,我们身为国民的尊严受到打击,我们的心受到伤害,我们协助建国,让国家繁荣的努力与贡献被全盘推翻了,我们非常悲痛,我们非常不满,我们希望身为巫统全国与槟州联委会主席的首相展现要做全民领袖的风范,拿出领袖的威信,对这种破坏国民团结,大种族主义的党员采取严厉的纪律行动;我们要求国阵最高理事会清楚阐明禁止任何成员党和党员实施或发表歧视任何种族的政策与言论的立场,以民本为治国理念;我们呼吁警方在煽动法令下调查他后提控他,以显示国阵政府捍卫全民利益的决心,否则,不但种族关系激化,国家利益受损,而马华也不得不重新检讨和国阵的关系,国阵政权也将可能因此而更为脆弱!

各位,在妇女权益的争取方面,我们应把更多的时间放在法令与政府政策的研究与建议,以落实妇女先锋的角色。好的计划如周丽玉同志所带领的“妇女、儿童援助单位”应继续推行,同时收集与整理服务经验,向政府提出务实而有助改善妇孺地位的建议。

融入社区,以民为本
各位姐妹,马华来自群众,必须获得群众的支持,因此维系组织强大生命力,扩大组织网必须从基层做起,因此我们应继续推动更有效的妇女社区计划与活动,让姐妹走入人群,融入社区。

贯彻健康政治文化
正确的价值观与党文化将为党树立透明、廉洁、可信任的崇高形象,因此,对内我们应继续贯彻透明、开放、集体领导、集体负责、人尽其才,百花齐放的健康政治文化,对外则于廉政、勤政、民主化进程的推动坚持到底。

加速与扩大女青年的参与
各位,从308大选前共有4 位女青年获选担任雪州新村青年理事会主席和1 位担任医院巡察员,加上2008-2011年新届区会改选后,多位女青年担任区会妇女组执行委员会成员,证明本组培育青年的计划已有成效,但我们依然必须接受组织机制仍待加强,青年热潮仍然欠缺的事实,因此必须进行重整,加速与扩大女青年的参与。

雪州位处国家中心,执国家政经文教牛耳,为国家进步与发展的火车头,因此,马华雪州妇女组应加速转型,务求刷新形象,带动士气,服务全民,为党赢回民心,放眼未来!

最后,由于总会长拿督斯里黄家定在本届任期结束后将不再寻求蝉联,因此我要代表全体马华雪州妇女组姐妹向他过去的领导致予感谢与崇高的敬意,我们对于他的决定感觉可惜,但我们尊重他执意打造健康文化,树立问责精神的意愿,我们谢谢他为党树立了良好榜样,拟定了健康政治文化的方向,我们希望未来的领袖能够贯彻这项理念,因为这不但是党永续经营的关键,也是人民所追求的政治价值!

谢谢大家。祝大家健康,充实与和乐。

拨云见日(23) - 好景不再

《“好景”不再》

最近因为发表”华人寄居论”如过街老鼠的巫统升旗山区会主席阿末依斯迈终于现身,但并没有如预料般作出道歉,他的理由是:

他自小就与许多华裔及印裔交友,因此“我从来都不是种族主义,也永远不会是。指责我是种族主义全是垃圾。” , 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的国家,早上出门,日间上班,晚上回家碰头碰脸的都是各族人民,连言语不通的办公室清洁阿嫂都有马来任人和印度人朋友,一个区部主席发出如此幼稚言论,狂笑之余,以马来西亚人民领袖自居的巫统诸公可能还禁不住偷偷流下几滴悲痛眼泪!完矣!完矣!如此基层领袖如果再多几位,巫统完矣!国民团结完矣!

他说,由于华人已经不支持国阵政府,巫统若太过照顾华人的感受,恐怕将会失去马来人的支持。
政治是管理众人之事,管理众人之事者必须以全民福祉为念,妄想通过鼓动种族互相憎恨情绪维系党的生存价值,如果巫统诸公同意这种论调,国阵的执政寿命也许只能苟延残喘至2011年!

为了他,副首相纳吉道歉了,首相阿都拉说话了:

阿都拉强调,他知道国内的非马来人对阿末依斯迈的言论感到心情沉重。不过他希望,大家了解阿末依斯迈的华人寄居论并不代表巫统的立场或政策,也非国阵所认同。由于党员众多,就会发生一些人发表不同意见的问题。

树大有枯枝本是难免,人人理解,但如何处理枯枝,大家都在等着看!

另一方面,前首相敦马也呛声了,他在他的部落格上愤愤不平的表示,当非马来人发出种族主义的言论与声明时,马来人却不曾要求他们道歉。他指出兴都权益行动委员会提呈给英国首相备忘录中指责“武装暴力回教极端分子”协助大马政府、政府对印裔进行“种族清洗”与“小型种族屠杀”,以及发动军警武装攻击印裔的内容不仅“种族主义”,更是充满煽动性,并以留台生黄明志早前改编国歌,嘲弄穆斯林的祈祷声,将祈祷声形容为情歌对唱为例,反问:”为么不要求他们道歉?他们的领袖有道歉吗?事实差得远,华人政党的领袖捍卫黄明志,兴权会的成员被释放,一些甚至参加大选并中选为代议士。”“他们要求政府不要歧视他们,但是看来他们发出极端与煽动言论后,不仅获得自由,而且还赢得尊重,被称为‘尊敬的’。”
我们只能说,以往”只需州官放火,不许人民点灯”的”好景”不再,现在的掌权者必须了解,权力来自人民,掌权者必须严以律己才能取得管理他人的威信,敦马的反驳固然有理,但他老人家忽略了长期处于弱势者的委屈,一旦爆发,往往是感性多于理性的!

重赢民心,现在的国阵没有选择,只能坦然面对人民更严厉,甚至”苛刻”的检视, 改变思维,卧薪尝胆,以诚意重建人民对国阵的信心!


周美芬 5/9/08

在獲悉周美芬(中) 成功蟬聯雪州婦女組主席後,其支持者即刻把她抬起來慶祝勝利;左起:周麗玉及黃淑華,右起:江雪霞及陳開華。(圖:星洲日報)
转载:星洲日報‧2008.09.07
周美芬蟬聯雪婦女組主席

(吉隆坡) 馬華全國婦女組署理主席拿汀巴杜周美芬成功蟬聯馬華雪州婦女組主席,她率領的當權派陣營,在週六(6日)黨選中更全部告捷,成功下署理主席和副主席職。

周美芬以5
34張票,擊敗獲得327張票的對手王鐘璇,廢票則有5張。王鐘璇被視為周美芬競選婦女組主席上的一強硬對手,因此周美芬成功在州選舉告捷,也加強她問鼎全國婦女組主席的勝望。 競選州署理主席的周麗玉(538張票)擊敗挑戰派的林亞佑(319張票)當選雪州署理主席。 勝出副主席的則有陳開華(765張票)、楊媚惠(704張票)、黃淑華(572張票)和顏友(500張票),落選的挑戰派候選人則有陳亞蔭(393張票)和林偉莉(435張票)。

周美芬:獲雪婦女組委托有信心贏全國主席職
蟬聯雪蘭莪州馬華婦女組主席的拿汀巴杜卡周美芬表示,在獲得雪州婦女組委托後,將加強她問鼎全國婦女組主席的說服力。

她說,隨著在雪州婦女組改選中勝出,她將會依據原定計劃競選全國婦女組主席。“在得到了本身的州內的黨員支持與委托後,這會讓我在競選全國婦女組主席職方面具有更強大的說服力。” 周美芬週六在改選成績出爐後,除了重申競選全國婦女組主席職之外,也表示已做好準備面對任何挑戰。

努力作戰到最後一分鐘
詢及之前是否有信心在改選中告捷的問題,她表示雖然有信心會贏,但她從不輕敵,依然努力作戰到最後一分鐘。

周美芬是以207張多數票,打敗馬華格拉那再也區會主席王鍾璇後,已取得問鼎全國婦女組主席的“通行證”。 針對是否滿意本身的多數票時,她指出由於這次改選牽涉許多因素,因此能以超過200張多數票勝出,她已覺得這是相當好的成績,也對此感到相當滿意。

雪州馬華婦女組代表大會黨選成績州主席:周美芬;州署理主席:周麗玉;州副主席:顏友、陳開華、黃淑華、楊媚惠。


Tuesday, September 9, 2008

玛拉工艺校长言论和学生示威助长校园种族气焰

马华妇女组署理主席拿汀巴杜卡周美芬对玛拉工艺大学校长揭发私人界拒绝雇用玛拉工艺大学毕业生的现象召开记者会,并进一步发表狭隘的种族观,表示遗憾。

“如果真的有人煽动雇主拒绝聘用玛拉工艺大学毕业生,有关人士的做法我们应该大力谴责。但是,与此同时,玛拉工艺大学校长拿督依布拉欣身为高等学府的教育长官,其办学理念充斥狭隘的种族思想,将教育问题当成种族课题处理,大肆鼓动马来学生的民族危机感,严重破坏种族团结与和谐,也让崇尚种族和谐、追求多元、民主、开放的全国人民感觉愤怒及不可思议。”

“政府设立国会国民团结特别委员会(Parliamentary Select Community on National Unity),为团结国民寻找良策,然而现在却出现校长以如此狭隘的态度掌校,与政府要促进国民团结的政策背道而驰。高等教育部及政府应该关注此事。”

“一所大专学府由单元种族垄断,不求国际化、拒绝多元化,闭门造车,培育出来的学生缺乏国际视野,没有竞争力和实力,以致被排挤在社会的发展主流之外。加上掌校者存有落后狭隘的教育理念,以及玛拉生的示威行为,助长种族气焰在该大学学府大肆盛行,诚属不幸。政府应该严正看待。”

周美芬说,事实上,国民团结须从公平和开放的教育政策做起。部分公务员存有狭隘的种族思想和偏见,导致发生政府政策在执行时出现种族性偏差,这股歪风不容忽视。

因此,周美芬建议政府日后在录取公务员时,尤其是遴选教师和掌校者必须严格审核他们对于国民团结、种族和睦的看法与思想,并不断举办国民团结课程,确保教育者和公务员以宏观、开放及公平的角度处理他们所掌管的事务。

此外,周美芬说,宪法保障土著的153条款已经被种族主义的政客及野心家滥用或刻意错误诠释。

“153条款阐述保护土著的特殊地位及其在公共领域、奖学金、高教学额等事项,在名额上给予合理的保留和分配。依布拉欣说玛拉工艺大学的名字也列明在153条款下,简直是一派胡言。”

周美芬 27/8/2008
Press Statement by Datin Paduka Chew Mei Fun, Wanita MCA Deputy Chief
Chew Mei Fun disappointed with the race-charged remarks by UiTM Vice-Chancellor

Sin Chew Daily had on 27 August 2008 reported that UiTM Vice-Chancellor Datuk Seri Prof. Ibrahim Abu Shah had claimed the private sector refuses to employ UiTM graduates. The article also reported that he said he stands firmly in refusing to open up a 10% quota of UiTM placements to non-Bumiputeras. In response, Wanita MCA Deputy Chairman Datin Paduka Chew Mei Fun expressed her disappointment against the statements made by the UiTM Vice-Chancellor.

“If there are people trying to instigate employers against hiring UiTM graduates, we should condemn these actions.”

Expressing alarm that educators stir up racial issues, Mei Fun however remarked, “although Datuk Seri Prof. Ibrahim Abu Shah is the Vice-Chancellor of a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 his education mindset seems to contain racist elements. He appears to turn education into racial issues. He has also stirred up students’ racial sentiment which in turn maligns the country’s harmony. It is without a doubt, his statement has angered many people.” She broached that “more Malaysians are moving away from race-based mindsets and are striving towards greater openness, transparency and democracy being seen to be practised.”

Emphasizing that the government had established a Parliamentary Select Committee on National Unity to promote harmony among all communities, Mei Fun expressed concerned that “we are now facing a situation where a Vice-Chancellor of a university has applied a narrow mindset in managing the university. This contradicts with the government’s move to promote national unity among university students. The Higher Education Ministry and the government should be alarmed with the matter”.

“When entry into a university is denied to other races owing to political expediency and government policy, this results with the enrolment consisting overwhelmingly of a single race. Hence, emphasis on universal values and pluralism maybe lacking. I fear that graduates from such university will want in globalised perspectives and become less competitive. If the Vice-Chancellor holds onto a parochial mindset, and added with the UiTM students’ protest unfortunately have encouraged racial sentiments in the university.” Mei Fun then urged the government to look seriously into this matter.

The Wanita MCA deputy chief then underlined that, “national unity should start with a fair and open education policy. If civil servants possess xenophobic mindsets, this will result in biased execution of government policies.” She added that this type of negative influence should not be tolerated.

Mei Fun suggested that, “when recruiting civil servants especially teachers and principals, the government must be strict in determining the applicants’ view towards national unity. The government should also continue to conduct national unity courses to ensure that educators and civil servants will be balanced in discharging their duties.”

Taking to task racist politicians and individuals who had misinterpreted Article 153 of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on the reasonable proportion for the special position of the Malays in the civil service, scholarship or education, Mei Fun stressed that “Article 153 must be read in parallel with Article 153(7) which states that ‘nothing in this Article shall operate to deprive or authorize the deprivation of any person of any right, privilege.’”


Chew Mei Fun 28/8/2008

拨云见日(19) - 太阳底下摊开来讲!

《太阳底下摊开来讲!》

内政部长拿督斯里赛哈密说大马律师公会今日(8月9日)举行的<<皈依回教论坛>>“如同玩火”!

大马律师公会秘书林志伟则说,该论坛旨在研究家庭成员皈依回教后,伴侣及孩子所要面对的问题,并不含敏感课题!

副首相纳吉说,一些回教事宜属于敏感课题,所以建议律师公会勿公开举行该回教论坛,但他也说“无论如何,我不阻止律师公会举办该论坛,因为他是一项健康的活动;但要怎样举行,则由他们自己选择”。

另一方面,首相阿都拉说,我国仍有许多宗教问题有待解决,他很乐意促成各宗教之间的谅解,就算再敏感的课题也能在桌面上协商解决。

那,到底什么事才属于敏感?或者更贴切的说到底什么事情才会带来如同玩火,可能导致动乱结果? 而敏感课题要在什么场合谈?由谁谈?谈了之后该如何传达讯息,确保有关的谅解能够深入基层,化为大家共有的价值观和共有的互待态度?

马来西亚独立51年来,“敏感课题“这个词不断的被提起,不断的被用以把问题扫进地毯下,仿佛一碰触就会失控,就会引爆无法预期的动荡。

确实,当我们以“被侵犯”或“捍卫”的角度来谈论问题时,无论是种族或宗教课题,甚至是“安华”的案件,都是具有排他性和具有对立性的。在社会相对保守的60,70或甚至80年代,“敏感”和“如同玩火”这类极具警告意味的言论的确有效的阻止了许多“敏感”课题的谈论,各族以“相敬如宾”的方式塑造了马来西亚笑傲环宇的“种族和谐”美誉!然而,这种言论的过分使用也阻止了种族和宗教间的对话与交流,错过了在民风纯朴的时代让种族间建立真正的融合与谅解的契机。当然也因不碰触而使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获得了维持。

今天,随着电子网络上言论不设防所提供的空间,人民、非政府组织与政客坦荡荡或躲在新媒体的背后敢敢的碰触了许多“敏感”课题而掀起了308政治海啸后,我们看到了另一个在太阳底下摊开来讲的契机, 摊开来讲是为了毫无隐瞒,是为了真诚沟通与交流,是为了整体国民的谅解与团结,因此参与讨论者的目的、交流的态度和沟通的方式和讯息的传达都将决定最终的结果是融合或是对立,是谅解还是误会!换句话说,马来西亚需要的是负责任的政治家而不是政客!政治家以社稷的现在与未来为重,政客则以眼见利益为重!可惜的是,目前政客充斥,政治家寥寥无几!

最后,无论你用什么方式谈,在什么场合谈,所谈的良性结果必须通过行动传达、通过民间实践,因为真正的融合来自草根而不限于上层的几位高官显要!

周美芬 8/8/08

拨云见日(22) - 时日不多,真要改,趁早改吧!

时日无多,真要改,趁早改吧!

安华在巴东埔大胜后:

前首相敦马说:“国阵若不明白308大选的讯息,这次若还不明白的话,将会在来届大选中惨败。”

首相阿都拉说:“安华重返政坛并不会改变政权,民联在9月16日执政的事不会发生,我不感到担心”。

副首相纳吉说:“国阵将深入检讨补选中本身所存在的弱点,尊重人民的声音,并准备作出改变,以获取人民对国阵的信任。”

巫统副主席幕尤丁说:“选举成绩显示,选民的思维已经改变,他们要求的是更公正,不根据种族,而是以民马来西亚人民的模式治国。”

内政部长赛哈密说:“巴东埔只是一场很普通和不必要的补选,别把它看得这么重。”

巫统妇女组主席拉菲达说:“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在过去的补选中,国阵时赢时输,我们接受这一切,我希望各方不要再指责日后举行的大选或补选不公平。”

听其言,观其行,从以上各位巫统领袖的言论中,从政者的修为政治素养孰高孰下,人民心中都有一把尺,是谁收到了人民所发出的心声?是谁跌倒了还要抓一把沙聊以自慰?又是谁不得不接受失败,但不情不愿?还有谁不但不思己过,反而故意淡化!

只摘录巫统领袖的话原因是国阵未来是完整如昔,还是分崩离析?国家政治的未来发展是国阵与民联互相制衡的两线制?还是两线制外出现几个从国阵脱离的独立政党?又或是由从国阵脱离出来的政党再组成另一阵线,成为三线制?巫统领袖的思维决定巫统是否将作出改变?即使改变,是铺天盖地?是全党上下彻底的改变?还是继续有人摆脱不了“老大,输不起的心态”?还是有人坚持己见继续玩弄种族政治?这些目前都在国阵属下各成员党或各成员党党员的观察与评估下,如果看不到巫统立即和大刀阔斧的改变,以党未来发展为考量而老成持重的其他各国阵成员党领袖,即使再坚持与国阵共存亡,也许也再挡不足同志思变的浪潮了!

308后,马华、民政和各国阵成员党致力转型,但总是让人感觉有如老牛拉车,举步维艰,即使转变了,大局未变,也让人民不知道不感觉!

安华大胜如果能把依旧沉睡不醒的政治人物唤醒,如果能让国阵痛定思痛展开改革,对国家,对国阵来说是好事。但处在目前民怨持续高涨的时期,改革必须大刀阔斧,让人民看到,感受到!同时必须从诚意出发,以民为本。安华是否有犯下鸡奸案?民联行政议员是否贪污?请高官们把心神用在更重要的国家大事上,让司法公平审判,别再回应!请丢掉政治讨好的伎俩以国家利益为考量,石油该涨时涨,该降时降!人民要看国会全程报导,让他看!人民要网上自由,让他海阔天空,但如有刻意诬蔑,无中生有,请法律提控,决不手软,让他在法庭抗辩,让真象越辩越明!让反贪污局向国会负责,大鱼小鱼一网打尽!改变惟我独尊心态,快速与专业化回应人民诉求,强化法制,减少人治!摈弃族权,注重民权!

长官们,时日无多,真要改,趁早改吧!

周美芬 29/8/08

拨云见日(21) - 政治阴谋

《政治阴谋》

最近国内因两个阵线的比拼和各党选举炽热,“政治阴谋论”大行其道,只要懂得将一切对己不利的指控喻为敌方的“政治阴谋”即能将劣势转为优势;只要将一切个人所犯的错误喻为“私事不涉公德,关卿啥事?”即能金蝉脱壳,为己脱罪,进而粉饰!然而,同一策略,收效成数却各有所异!

不久前报纸头条:移民局总监,副总监疑受贿;
过后轮到旅游局总监涉贪;
接着是昨天报纸头条:霹2行政议员被扣!

接二连三的贪污案令全民虽不至于手舞足蹈,但内心欢腾却溢于言表,仿如久旱逢甘露!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反贪污局终于发威了!”

老实说,看人被控而幸灾乐祸绝对不是人民一贯文化,但何以禁不住的欢喜之情却盖过了传统的德恕之道呢?原因是,宽恕等同纵容,纵容害义!而贪污之风一日不除,国家腐败,未来堪虞!虽然霹州民联政府断言这是:“趁巴东埔补选要打击公正党而展开的政治阴谋论”,然而由于前有雪州大臣助理疑涉贪事件在先,同时涉及国家全民利益,在此事件中“政治阴谋论”的市场不大!

但相较于更早前“安华再被控鸡奸”的事件,“政治阴谋论”与 “私事不涉公德,关卿啥事!”的策略却大为收效,原因是前者对于指控安华涉及鸡奸的新闻完全否定,坚信是“政治阴谋”、而后者虽可能相信指控,但仍然存疑,因此认为私德与掌政无关,因此不予考虑!但换个角度,如果今天安华承认鸡奸,也许:“私事不涉公德”的策略收效还得再减一半!因为选一个私德有问题的人才,还不如选一个私德没有污点的人才,尤其是当有关人选的决定攸关国家、族群或团体的尊严!

法律的精神是当一切疑点尚未厘清前,所有的有利点都归于被告,但这不表示真理永远不得彰显!


周美芬 22/8/08

拨云见日(20) - 回教党的十字路口

《回教党的十字路口》

正当公正党为了巴东埔补选摩拳擦掌,如火如荼的准备好好打一场不能输,甚至几乎赢定的选战,以为916夺权铺路的当儿,我们却看到了民联属下其他两个政党大不相同的回应:

林冠英形容这次的补选不只是安华或公正党的战役,也是民联的战争。他说,这是该党有史以来首次启动行动室协助非该党党员竞选,并成立竞选队伍及秘书处协调竞选工作,换句话说,行动党正为安华争取胜利,进而促成执政中央卯足全劲!

另一边厢,回教党则对胜选后安华通过引诱国阵议员跳槽落实916夺权大计忧心忡忡并事先声明,若民联的非回教徒国会议员人数超越回教徒议员,该党将毫不犹豫退出民联。

回教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早前出席槟州回教党大会时说,若留在民联不能给该党带来好处,该党将不会参与民联执政中央。

这说明了即使安华胜选,30位国阵议员果真跳槽的话,民联也未必能顺利执政。

在民联执政的5州中,回教党掌控吉登两州,领导霹雳,对回教党上下而言即使不能成为民联老大,至少也应和公正党平起平坐,然而由于吸取了1999年大选因与回教党共舞所带来的惨痛经验,行动党见过鬼怕黑,虽然于大选后碍于政治利益而与回教党结成民联,却一直采取强化公正党,弱化回教党,以公正党牵制回教党的政策。另一方面公正党清楚知道这次咸鱼翻生很大程度靠的是非土著、非回教徒,因此在回教和土著政策上明显的避重就轻,甚至刻意讨好非土著以展现其多元种族的形象(其党内马来党员骨子里真正想的是什么,还说不上来,其国会议员带领“改信宗教论坛”示威即为明证)。

因此,回教党在民联的地位就宛如三角恋情中被冷落的一方,两头不到岸,斯人独憔悴!与公正党的关系时好时坏,与行动党则因各行其是而貌合神离,冷眼旁观行动党与公正党如胶似漆,对安华宠爱有加,内心一方面醋意翻腾,另一方面则不得不想方设法为自己增值,另寻出路!最近与巫统密谈是一例,草率认为308大选该党获得非回教徒支持等同非回教徒对该党改观和已接受该党,妄想非回教徒会加入该党使该党成为多元种族政党而考虑开放门户给非回教徒加入该党是另一例,民联三党合作关系之脆弱可想而知!因此,认为民联夺权,政局未来就能一片大好,目前还是属于过度乐观的看法!除了国阵内的各非土著政党,原来回教党目前也正处于政治十字路口!

周美芬 14/8/08

拨云见日(18) - 安华胜后的大马政局?

《安华胜选后的大马政局?》

2008年7月31日下午,人民公正党主席(更正确的说应该是“代”主席)旺阿兹莎终于宣布辞去国会议员职位,卸下从1999年11月29日至今共8年8个月02天的“代”国会议员和“代”国会反对党领袖身份,正式让位给其夫婿安华上阵,而还剩下的“代”公正党主席预料最迟也会在下一届该党党选时卸下,恢复安华背后的女人或内人的角色。

在旺阿兹莎之前,我国不曾出现过女性党主席和女性国会反对党领袖,只可惜,这位马来西亚女性政坛的第一人从第一天参政开始就是“代理”的身份,从来不曾摆脱过其代夫从政的形象和事实,这对大马女性从政史来说不能不是一个遗憾,仿佛再次的说明了“夫唱永远妇随”、 女性妻子永远让路给丈夫的宿命。我们只能说,安华很幸运的拥有这么一位对他不离不弃,为他承担一切苦难的妻子,身为女性,从感性的角度,我们希望他的鸡奸癖好是假的,赛夫的指控是政治阴谋,否则,安华就是天下第一负心汉,叫旺阿兹莎和天下所有为夫牺牲的女性情何以堪!

选择在自己的老家上阵,根据安华所说是因为居林万拉巴鲁国会议席的诉讼案不会在短期内有结果,因此公正党认为不宜再等待,必须立即制造补选!

为什么不宜再等待?根据了解鸡奸案调查报告已完成并已呈交律政司定夺,随时可能启动提控程序,然而制造补选却可以为安华制造有利的局势,首先,可能因此拖慢了提控行动,因为,如果政府决定现在提控安华将进一步加深是为了阻止安华参选的印象,为安华赢得许多的同情票;其二,诉讼过程耗时费日,一旦提控就没有人可以在法庭外讨论有关的鸡奸案,否则将犯上干预司法公正的罪名,补选中安华少了可被供攻击的重点,将可反守为攻,全面针对国阵各项问题进行毫不留情的狠批;其三,选择巴东埔上阵是因为输不起,在稳胜的情况下一旦中选成为国会议员,甚至进而成为国会反对党领袖,政府要提控他将面对来自国内外更多的阻扰与困难!所以此时此刻制造补选,可说为国阵政府出了一道动辄得咎的难题,也为他取得了绝对有利的战略地位。

既然大家都相信安华必胜,相信也没有人会质疑巴东埔的补选将为我国政坛的未来发展带来改变,那现在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是:

1) 安华在行动党执政的槟州成为国会议员后,会为槟州政坛带来什么冲击?林冠英曾经公开说:“槟城不是民联政府”,以后的槟州政府还是不是可以维持:“以林冠英说了算”的情况?
2) 公正党在安华胜选后,将声势如宏,民联三党,尤其是公正党和回教党大家都想做老大的暗中角力战会加剧吗?如果任何一方受不了被“弱化”,民联还能持续吗?民联如果不能持续,人民期望的两线制会胎死腹中吗?如果民联更强大,国阵将如何应对?.....

周美芬 1/8/08

拨云见日(17) - 应不应该换官车?

《应不应该换官车?》

去年12月9日关丹的一场严重车祸,大家看到报章上血淋淋的我,知道我伤得很重,伤得差点连命都没了,但也许很少人会记得,我当时所坐的那辆国产将相伤得比我更重,伤得立刻进了院之后就再也出不来了!

我非常感恩,如果没有上天的保佑和那辆国产将相的保护,我与车内的两位志工和司机也许就烟雨茫茫中“泡汤”了!

当时许多同僚到医院来看我,几乎都乘机提醒我以本身的经历向内阁进谏,希望政府体恤官爷们一年365天在路上长途奔驰所面对的高风险,需要有一辆车内安全设备完善,有足够的安全气囊,轮胎贴路性能好,车身坚固的好车.过后当国产车公司和首相署经济策划署的高级官员以问责的精神大阵仗的来到医院探访我时,当时还是国会议员的我,虽然行动不便,没什么好气,但也责无旁贷,绽开笑脸,温文有礼的传达民意(官爷们也是人民,不是吗?),一五一十的把大家要我传达的传达了.

老实说,我当时非常怀疑以我的份量,是否可能让政府甘冒: 不爱国、承认国产将相性能比不上其他外国车、官爷们爱慕虚荣,挥霍无度等等立即随之而来的指责?尤其是敦马老人家怎么看?会因此发飙吗?

果然,官员的回应是:“我们会把您的所有意见记录下来和国产车公司商量,看如何能加强国产将相的安全性能!”

换句话说,人民啊!别担心,即使各州政府都想换,但至少内阁至今没有意思要换官车!

该不该换官车?一般人会答:
不该,因为,要爱国,爱国就要支持国产车;
不该,因为,换车等如承认国产将相不好,会影响市场;
不该,因为,官员用的每一分每一毫都是人民的血汗钱,在目前这种百物腾涨的时势,官爷们应缩紧腰带与民共度难关;

我曾经拥有一辆普通国产将相,也坐过将相V6,如果你问我:

国产将相是不是很容易坏? 答案是:以前那辆不会,但将相V6似乎比较容易坏,尤其是其变速箱;

国产将相维修费真的很高吗?答案是:以前那辆不会,但将相V6似乎很高?重点在于检讨政府与负责维修的Spanco 公司的合约和司机对车的爱护程度。

国产将相真的比不上马赛地吗?答案是:一分钱一分货乃天经地义!

国产将相真的很不安全吗?答案是:驾驶态度,速度和路况是首要,这个问题问的应该是如果发生意外,国产将相真的比较不安全吗?答案是:目前的款型确实不太有人会相信将相可以和马赛地和丰田等车相提并论!

从安全角度: 路况须提升,司机态度须纠正,那换车可以吗?可以!但时机不对;
从维修费角度,应检讨维修合约和司机送厂维修的程序;
从爱国角度,应加强研发,提升国产车的性能!


周美芬25/7/08

拨云见日(16) - 感受人民的感受

《感受人民的感受》

我记得小时候看到两位女士在街上争论,其中一位气大声粗,得理不饶人,另一位说话气细声小,但明显看得出理亏,可是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人却明显同情弱者,甚至有人忍丢下一句:“声大夹粗,大晒咩!”

前天安华回家更衣途中被一群蒙面特警逮捕,理由是拥有强烈的理由相信安华不会准时到警局报到,结果加深了人民对警方执法霸道的愤怒。

昨天安华获释后,其律师奈也向报界透露安华因在扣留室睡在冰冷地位水泥地板上,导致他的旧患复发,今早背部隐隐作痛,而被迫马上回家约见家庭医生治疗。这句话的直接效果是让阅读的人不禁叹一句:“哎,可怜啊!”―― 为安华赢得了许多的同情票。

前晚新闻部长与安华辩论,三度举出安华当年施政的手法以证明他今日所说与当年所做不一样,结果被大多数人判定为人身攻击,有失风度!

上述的例子说明了最近国内所发生的各宗案件,不但是司法问题,也是国阵与民联一场公关战,双方所采取的每一步行动,只要是表面看得到的都已“摊在太阳底下”让人民检视,让人民评断,从过去几年到今天,国阵发现新媒体的威力却从鲜少认真的以指出真相或阐述政府的革新政策直接回应新媒体上种种的指责,结果真的固然被当真,假的也同时被信以为真了!我们只能说在位者长久以来的安逸执政,已让他渐渐的丧去了“感受人民的感受”的能力,现在要起死回生,除了首相最近所推出的各种改革,包括司法、赋予反贪污局更大的检控权、通过提高传递系统改善政府的行政效率和设法减轻人民生活负担等,公关与宣传这一环也必须同步进行,而公关最大的威力来自真心诚意 - 贴近民心,掌握民心,回应民心所欲!

安华善于权谋,知道如何乘势强化对手的负面形象,知道如何为自己把劣势转为优势,然而要做到完美毕竟不可能,他向回教法庭控告赛夫要赛夫提供四名证人就是一大败笔!因为不管他是否真的涉及鸡奸,坚持要对方找出四名证人都为人留下了许多的疑惑和遐思,为什么一定要四名证人?控告赛夫为什么要出动回教法庭?难道有人在进行鸡奸时会邀请“四名证人”观赏吗?您认为呢?


周美芬18/7/08

拨云见日(15) - 别急!下届再来!

《别急!下届再来!》

过去一个星期国内政治局势依旧高潮迭起,热浪波波进迫,暂时没有丝毫消退的迹象,相反的股市则依然跌多起少,百物悄悄涨价,人民荷包渐渐缩水,国家经济则一步一步的步入严冬。

308之前人民愤怒,308后人民依旧愤怒,怒的都是国阵,但是最近我们发现人们对于不断以小惠小利讨好人民,重要惠国惠民政策仍然不见踪影,处心积虑要夺权,但扰扰攘攘了一百廿余天仍然狼来了的民联也开始不耐烦了,民联已一点一点的逐步耗尽了人民对她的期待!到底还要搞多久?集会游行虽然是人民的自由权力,但一百人算不算?规模太小?那一千人好不好?不够?一万人好了!需要百万人吗?除了集会游行,难道就没有了其他更好的方法吗?

上个星期百万人集会最终落得以万人集会收场,是大多数的人民以冷漠表达了心声: 不满可以表达,可以发泄,但不宜制造不安,在稳定中追求发展,在制度下落实公平开放还是人民最关切的。

国阵不是天使,民联一样称不上,如何救市,如何尽速的让国家政局稳定下来已不是国阵政府的单独责任了。

大选后,民联执政五州,有了表演的舞台,应善用舞台学习执政,放眼未来!州政府可以3个月没有县市议员,地方计划暂时停摆百天,即使拖慢了基层市场经济的活络度,还有中央政府撑着,但如果执政中央,还须百天部署,则雪上加霜,国家发展匍匐难行,圣诞老人提早进城,经济严冬立即到来!因此民联不必急着执政,人民当然也不会急在一时!

大选后,国阵重挫,但仍旧保有中央政权,应该痛定思痛,善用机会以良政向人民印证国阵还是最有经验,最理想的选择!因此与其随民联权术起舞,被她们牵着鼻子走,不如大刀阔斧,应改的改,应革的革,让司法公平,让全民受益!

换言之,国阵民联双双还是尊重大选成绩,尽速各就各位,利用这几年养精畜锐,好好表现,为国为民剔除一切弊端,千万别象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般有“庆幸民联丑闻少“的心理(08年7月11日中国报晚报C4版),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周美芬11/7/08

拨云见日(14) - 那里找天使?

拨云见日(14)
《那里找天使?》


昨晚买晚报时随口向老板说了一句:“最近很多大新闻啊!”,引来的却是夹着叹息声的“哎,好乱啊!怕只怕最终受害的还是我们这些小民”。

是的,随着国内被“有心人”制造的,被“受害者”或“之前被逼签署随后良心发现”揭发的新闻高潮迭起后,国内政坛乱象一片,真的假的再也分不清楚,谁是天使,谁是魔鬼,恐怕连当事人也无法完全清楚的界定自己的身份!
按中国报7月4日晚报的报导,:“安华承诺以和平方式“获取”政权,他认为,换政权会令贪污减少、媒体有自由发言权及独立司法制度。” 但摆在眼前的却是雪州政权更换,执政不过百天前后就传出了大臣特别助理涉贪和私人界捐款庆祝执政百日的钱进入了公正党户口的事。

本来代表了司法正义的警察和总监察署和法官,随着安华对总警长和总监察长的指控,也披上了一层黑纱,安华再次被控鸡奸,高官夫妇被指涉及蒙古女郎案。。。看数方人马明枪暗箭,杀得天昏地暗,除了每天花个一令吉几十仙买份日报可以同时看多出好戏上演外,也可随时上网期待最新的劲爆内幕,看的时候心情随之起伏,看完之后充满迷惑,以前小时看戏追问父母:“妈,他是忠的还是奸的?”黑白分明,对英雄崇拜得五体投地,对小人恨得咬牙切齿的时代不再,剩下的是是非纠缠,黑白不分 - 如果今天再给你一次选择,这个宝如何押,都是一场国家前景的豪赌,因为与其相信某人或某政党是天使,不如把大家都当成魔鬼,心理准备多一点,失望可能少一点,变故来时也许能更从容面对,更游刃有余!

对于从政者,即使你至今踏踏实实,老老实实为国为民,告诉你,没有人会相信你!只要你一天还在政治圈,你就摆脱不了被旁边那些牛鬼蛇神所玷污,除非你今天立刻决定:“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否则你永远不会被他人肯定为:“出污泥而不染”!

周美芬 4/7/08

拨云见日(13) - 都是记者惹的活?

拨云见日(13)
《都是记者惹的祸?》


当国会成了做秀场所,我们看到有人在那庆祝小孩子的生日、看到有人在派红鸡蛋、看到几位身材魁梧的YB争先恐后的一起搬动那只需一位弱质女人就可搬动的围条、看到部长和后座议员俱乐部署理主席互称流氓、还看到有国会议员的助理把假牙吐出供记者拍照、看到记者拒绝采访并转而成了被采访的对象。。。有趣吧!让我们一起呼吁政府除了直播国会开会,还应在每天11时30分问答时间后把镜头一转转到国会走廊,因为那里好戏不断!

不是吗?上一期占据报章大编幅的是类似上述所有和国会无关的新闻和记者针对只会做秀不会议政的部分YB们嗤之以鼻的评论,而这一期国会甫开几天,占据报章大部分版位的也不是议员论政的消息,而是限制媒体采访范围的报导。。。“精彩”!

我记得1999年-2004年的国会,记者没有那么多,国会走廊谈的大部分都是政府的政策,当时国会议员严肃议政的重点还不时有机会登上报端,下午四五点时分还看得到记者们群聚餐厅喝恶茶聊天。

2004年-2008年的国会,国会走廊开始繁忙起来,国会保安开始放松,非政府组织除了在国会外示威外,也进入了国会走廊,有者发备忘录、有者要议员签名表态支持、有者受邀进国会开会,当时国会议员虽然时常受到非政府组织的游说、强硬的游说、奚落或甚至强制表态,但至少展现了国会民主殿堂的角色。但也是从那时开始,YB们,尤其是反对党的YB们抓着了国会记者怕漏新闻的弱点和利用了国会有记者值勤的方便,开始把各种各样的记者会带到国会来开,记者们从此疲于奔命,视值勤国会为苦差,如果你问他们的感觉,都是苦水一桶桶!

2008年后的国会“变了天”,利用国会捞取政治宣传的活动变本加厉,国会走廊好秀不断,越来越象秀场,有人甚至喻为“马戏团”,国会形象大损,国会主管的压力可想而知,希望重塑国会形象的用心可贵,然而不想方设法加强保安,反而拿记者开刀,其处事智慧让人质疑,大概在他们简单的脑海里认为:“都是记者惹的祸,只要记者不采访就没有人做秀了吧?”,治标不如治本,建议解决方法如下:
电视实况转播或直播国会走廊议员秀,让好的坏的一一展现人民眼前,让人民自我评断;
紧记:“议员虽然难惹,记者也不是好惹的!”,因此限制采访不如严禁与国会无关的事务在国会进行,还国会尊严。
与报馆高层开会交流前应与国会记者交流,聆听他们的心声,因为他们才是采访最前线!
我想人民都希望国会形象获得提升,希望国会得以发挥其真正的功能,更希望能以国会为荣!

周美芬 27/6/08

拨云见日(12) - 民主被操弄

拨云见日(12)
《民主被操弄》

2004年大选前后,大家都很肯定的认为安华已然过气,再也没有多大作为。然而308前大家开始感受到了安华的影响力在逐步发酵。308大选后,5个民联州政府的首长与行政议员固然都奋力表现,但远远不如没有官职在身的安华那么“呼风唤雨,将国家政治与人民玩弄于指掌间”!在民联政治里,行动党和回教党只能聊作陪客!

看他偶尔一招接一招慢慢发,偶尔多招齐发,一会儿说4月28日国会议员宣誓后他有重要宣布、一会儿说30名国阵议员跳槽不够,要多几位、一会儿又说916执政、一会儿却又改变口风说三年内执政!时日虽然流逝,国内政局画面依旧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但可以肯定的是从开始的不可能,到今天随着沙巴进步党作出“投首相不信任票”的宣布后,其通过搅局迈向夺权的计划已一步一步接近目标。总之在他的操弄之下,不管未来是否成功夺权,但至少他的搅局效果已达,弄得人民心神不得安宁、股市随着飘浮不定、政局充满变数!民联是否执政,未见其利先见其蔽!

308后,两线制政治基本成型,然而民联的合作是否得以持久,国阵成员党间的合作关系是否还坚固如昔都待考验。

从6月18日林冠英在接受执政百日的报章专访时说,槟城不是民联政府,因为回教党并非州政府的主要成员和月前当跳槽课题闹得沸沸扬扬时,回教党全国长老协商理事会表示基本上同意民联拉拢国阵议员跳槽,以取得中央政权,条件是他们必须加入回教党,而不是其他政党等事件看来,民联之间的合作关系仍存在许多的不稳定性。

同样的308大选后国阵各成员党也不得不以高调争取取代过去的内部协商模式,合作模式的改变势必对成员党间的关系带来冲击,各方之间能否调适和接受和欲摆脱种族政治,转型为全民政治的意愿是否一致、权力的重新分配等也都是国阵必须面对与解决的问题。

无论如何,值得大家注意的是国内最著名的一次引诱跳槽,夺取州政权的事件发生于1994年,当年国阵在幕后游说,触发州选举中获胜的沙巴人民团结党PBS的州议员集体退党,导致州政府倒台,当时主导夺权好戏的人正是安华,关键人物也正是杨德利!

过去当人民投下一票时,他选的是有关的党和有关的政治理念与立场,也是有关的议员,但现在/未来人民的一票,也许只能确定自己投选的是谁,而不能确定投选的是那一个党,那一个理念与政治立场,因为民主已被操弄,政治理念已模糊,一切以达到执政利益为主。

国家未来政治走向,是强大的两线制,还是只为促成执政的利益结盟方式,还得耐性观察!


周美芬 20/6/08

拨云见日(11) - 文以载道,无畏无惧

拨云见日(11)
《文以载道,无畏无惧》

正当大家都在为可获得免费首20立方米水供而欢呼的时候,一位邻居告诉我:“哈哈,这次我不但可以免费用水,还可以多用一点,反正有20立方米的免费水不用白不用!”

无独有偶,接着遇到的另一位专业人士则说:“当全世界都在高谈珍惜水资源,鼓励节约用水的时候,雪州政府竟然提供免费水,贪小便宜是人的通病,看来水的浪费情况将会进一步的加剧。因为用惯了的,很难调整,省惯了的,可能因此而慷他人之慨。”

中国报专题主任杨洁思今日的一篇“免费的东西不会珍惜”也提供了一样的观点。

另一方面,当几乎全球都在为油价高涨而抗议,民盟议员和非政府组织在发动示威的时候,许多经济专才都发表了肯定调整油价措施的看法,而中国报资讯统筹甄子权今日的一篇“等油老二的一刀”文章说:“油价没有一次涨足,反而分阶段在涨,本来应该自由浮动的价格,因政府的感情用事而被压抑下来,未来的路真叫人担心”。

无论以上言论,您是否认同或是否真确,但能够没有任何包袱,无畏无惧的真实传达“有违一般民意”的个人看法是让人尊敬的,因为在今天这个网上言论几乎百分百自由,示威和反对有理的年代,勇于违逆一般民情能讲,敢讲胸中真实感受与看法的人已越来越少!只要你,尤其是“公众人物”的你一说出了“不中听”的话,即使有关话是正确的,有道理的,明天网上可能就已对你口诛笔伐,让你体无完肤,而往往这种批判是大家爱听的,大家想听的!

言论自由,是为了言论开放,百家争鸣,让真理越辫越明!歌功颂德,谄媚当权不值得鼓励,存为讨好与顺应民情,一味批判也应避免,我们需要有更多无畏无惧的立论者,当我们口诛笔伐任何问题时,我们必须肯定那是理性的,那是建设性的,当我们赞成某项施政与建议时,我们必须确保那是于民于国有利的,那即使与一般民情有所违逆,也应勇往直前!

“文以载道” 直接的翻译是:“文章是用来记载道理的” ;“立言兴邦”直接翻译是:“言论是用来建国立邦的”,与大家共勉!


周美芬 13/6/08

拨云见日(10) - 考验诚意与智慧的年代

拨云见日(10)
《考验诚意与智慧的年代》


世界上什么人最凶?
答案是:发穷恶的人最凶!

由于国际原油价上涨和国家油资源即将耗尽,油价上涨虽然已为大多数人所接受为无可避免的事实.但面对生活的压力,埋怨与愤怒还是免不了的,因此可以预料的是已失去2/3 多数议席的国阵政府从6月5日油价调涨开始将面临空前严峻的考验, 相等于800公升汽油的RM650现金回扣对许多靠车赚取生机的小商和销售人员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加上这笔钱必须在还路税时才获得发放,无法立竿见影的安抚愤怒的情绪和接下来引发的高通货膨胀,将为反对党送上攻击政府的机会,如果政府近期内没有一揽子的后续计划和妥善处理,人民穷恶一发可能无法收拾,哇哇不得了!

周边的许多朋友于6月4日晚上一收到各报传来的短讯,就已惊惶失措的拿起计算机不停的按,越按脸色越沉,有者大骂政府治国无方,有者批评政府没有在经济大好时逐步取消津贴,有者开始计算何时换车,换什么车?不喜欢搭公车也开始询问公车与轻快铁的路线?

广东人有句话说“马死落地行”,人民必须了解津贴方式已不再适合目前这个开放的市场,今天不改变,明天、明年或几年后也将不得不改变,现在不过是因为燃油价格的上涨而使到逐步取消各类津贴的时刻加速到来,因此必须改变思维,进而调整生活方式,政府更应改变过去的威权施政思维,了解资讯无疆无界的流通已让世界没有秘密,一切无所遁形,宜把人民视为家人和伙伴般敬爱与尊重,因此一切坦荡透明而无所隐瞒,在舆论的管理方面应对反对党与各方所提出的各项问题,尤其是对石油税收问题去向作出透明而清楚的交代,身正意诚,广开言路,对好的建议立即采纳,对不正确的批评立即说明!

除此,政府应多管齐下将人民负担减至最轻,短期内直接收效但可能再次掉入津贴后遗症的方式是给予各类的生活补助,长期则需全方位策划,以强化人民竞争力,协助人民自力更生取代助长依赖的直接金钱补助,现金回扣只是逐步朝向零津贴的权宜措施,必须加速提升公共交通的设备与服务,检讨取消RAPID KL津贴的决定,有效解决失业问题与协助创业,简化与加速批准微型贷款的申请,遏止可能加剧的阿窿问题等,而作为负责任的反对党则应展现为民的诚意,停止为了累积政治资本的示威,因为在世界各国同样面对原油价上涨问题的现在,连不看报纸的阿嫂都已知道民联执政石油不会起价的说法是谎言,因此聪明的民联应懂得在所掌政的州属推出协助人民减轻负担的利民政策,而非鼓动人民情绪、继续愚民,让民联“以政治为本”,而非“以民为本”的丑陋面目无所遁形,加深外国投资者对我国政局不稳定的印象,影响经济发展,人民是不会原谅的!

这是一个考验国阵、民联施政诚意和人民智慧的年代!


周美芬 6/6/08于槟城

拨云见日(9) - 时时发生,刻刻精彩,秒秒荒谬!

拨云见日(9)
《时时发生,刻刻精彩,秒秒荒谬!》


自新届国会开会以来,记者对国会的评论文章前所未有的一篇接一篇,有对骂战不断表达厌烦的、也有对议政无能却不断争出位者的嗤之以鼻、更有对会议冗长却成果不彰的埋怨,还有。。。。。。

一位资深国会记者和我谈起时说,最看不起那位以拿相机为荣,国语程度连他自己都怀疑却还批评部长不会回答他问题的国会“议”员,老实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听不懂所以只好说他人讲不通。他说,真不想再报导这类议员的新闻,以免给他们利用报章为他们作更多的宣传。

是的,这就是记者的心声,但心声归心声,有关的报导还是不断,所以我们看到有关国会议员笑容满脸派满月红鸡蛋的画面还是出现了,同时这次还新加入了一位光头的!

国会议员本来就是公众人物,如何在报章上保持一定的见报率是必须的,但除了本身控制范围外的天降“横祸”,否则因为错误的理由见报的情形则应尽量避免,避之唯恐不及的新闻如果反而是由自己制造的,则咎由自取!

“YB, 派红鸡蛋的举动无法增添喜庆气氛,却加深了您个人的“襁褓”嗷嗷待哺形象,如此形象,叫人如何对您有所期望?”

80年代开启台湾立法院打架风的立法议员是一位毕业自德国大学的政治学博士,他深懂群众心理,借此为自己赢取宣传,建立敢怒敢言的形象,过后竞相效尤的很多,打架风虽为人垢病但至今盛行不衰,一般群众看到台湾立法院的情况,再看看自己国会的幕幕闹剧,唯一的安慰是:“还好,我们的国会议员还没有大打出手!”

根据了解,台湾立法委员打架的时间只集中在早上那段电视台镜头最多的时候,中午过后就一切回复正常了!但我国国会情况虽然电视台只播半小时,但无谓的骂战和无聊的出位举动却似乎时时发生,刻刻精彩,秒秒荒谬!


周美芬 30/5/08

拨云见日(8) - 退出国阵?

拨云见日(8)
《退出国阵?》

大选过后,无论党内党外都不断的听到许多希望马华退出国阵的呼声,持这种看法的人不在少数,一般认为:(一)马华如果继续留在国阵,将继续受制于国阵的现有体制,即使想振翅高飞,也会落得有心无力,举步维艰;(二)此次大选,马华惨遭重挫,乃受国阵主要成员党所累,打破政治闷局,不能单靠马华,马华可以继续推动各类强党惠民的工作,但如果其他成员党,尤其是主要的成员党死性不改一切终究还是徒然!

确实,虽然大选已过了84天,但政局改变所引发的激情依旧,对未来政局发展的憧憬不变,大家正睁大眼睛在看,正在耐心的等候着国阵与民联的表现。然而,如果以夫妻关系比喻人民与国阵和人民与民联的关系的话,国阵和人民已是老夫老妻,蜜月期早已过去,现已进入了夫妻关系最具挑战,随时离异的冷战期;而人民和民联则有如新婚夫妻如胶似漆,一句甜言密语,让人心情兴奋久久不能自己。

如果以父母与孩子的关系比喻人民与国阵和人民与民联的关系的话,国阵就有如
父母眼中的 “坏”孩子,成见已深,怎么改都觉得改得不够,不好,不快,对刚要大展拳脚的“好”孩子民联则充满期望,只要稍有表现,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这种情况,看在所有爱马华,肯定马华的人眼中,尤其是党员眼中,你说能够没有感受吗?能够不叫党退出国阵吗?这是无可厚非的情绪宣泄,这是人性自然的反应!

然而,我要说的是:
任何有识之士都明白,两线制营造相互制衡与监督的政治格局,因此强化民联不能弱化国阵,民联今天之所以快马加鞭的宣布各项好消息,是因为来自国阵的强大威胁还在,为了巩固眼下政权,他不得不表现!
民联展现的多元种族政治格局,到底是因为他们此次大选所赢席位大多数集中在华裔为主的选区所导致,还是果真如此?
未来大选,民盟放眼中央政权,除了城市和华裔选区,必须赢得大多数以巫裔为主的选区, 届时为了讨好选民,种族政治会不会再次抬头?

国内时下政局多变,马华未来动向牵动国家政局神经,还得小心评估再做决定!何况,大家都遭受重挫,总得给国阵各成员党都有检讨,调整与纠正错误的合理时间吧!

最后,还有一句:
“爱党的,爱马华的,爱巫统的,请集中精神救党,兴党,请停止挫党,灭党!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历史的批判是逃不过的”

周美芬 22/5/08

拨云见日(7) - 温爷爷的关怀

拨云见日(7)
《温爷爷的关切》


观赏到好的电影感动得流泪的情形相当普遍,读报读得热泪盈眶的情况则是罕见,但很多人会和我有同感,就是这几天当大家打开报纸触目所及都是在死亡边缘挣扎求存的画面,小孩颤弱的身躯被拯救人员小心翼翼的从废墟中抱出,大人失去孩子后怨天恨地的嚎啕大哭,不要田不要地,只要孩子活着的悲恸,再加上中国总理温家宝,温爷爷的关切慰问与嘱咐,不禁悲从中来!

最近几年,国内国外灾难很多,南亚大海啸也制造了很多的冤魂,哀鸿遍地,大家都很难过,但都不曾如此触动心弦!领袖,尤其是头发斑白,脸上布满岁月痕迹的领袖,深入灾区,亲自参与抢救,和一声:“我是温家宝爷爷,孩子们一定要挺住,一定会得救!”给了死亡边缘的人们许多的鼓励,激励了拯救人员救援的士气!

人类在科技方面的研究与成果,是值得骄傲的,但眼前的事实却是无论您多么的厉害,天然灾害往往总是让您惊惶失措,台风与暴雨可以预测,但警报的发出和发生时的间隔总是很短,而地震则是几乎无法预测的,无论政府的救援机制多么的有效与快速,但等到政府的救援机制抵达时往往已是灾时或事过境迁的灾后,灾前的回应和灾时的逃生与社区自救才是将灾难减至最低程度的关键。

从多个天灾中,印证了 “远亲不如近邻,远水救不了近火”这句名言,但也同时嘲笑了“人定胜天”这句话,无论如何“政府资源有限,民间力量无穷,防灾第一线在民间”的看法值得我们的重视,马来西亚虽然得天独厚,没有地震,也没有台风,但却有大水灾,前年的南马大水灾维持了接近两个月,去了又来,涉及幅面非常大,如果单靠政府机制是无法及时让居民获得各类支援的,因此民间的防灾意识必须提高,社区防灾培训工作必须进行,温爷爷的关切虽然温暖,但总没有人希望我们也有需要马来西亚温爷爷出现的那一天!

周美芬 16/5/08

拨云见日(6) - YB莱士雅丁,我很惊讶!

拨云见日(6)
《YB莱士雅丁,我很惊讶!》


外交部长拿督斯里莱士雅丁博士向来是我很尊重的一位国家领袖,看他在文化艺术文物部时对国家各族文化的重视与认同,拨款修护华族寺庙与历史性建筑物,列高桩舞狮为国家文物等的开明举措;看他在担任首相署部长时在国会回答司法问题时思路清晰,出口成章,一丝不苟,毫不含糊,他给我的印象是冷静、温和而开明的,未经思考,冲口而出的言论不太可能发生在他身上,因此当他提出出国的女性,必须获得家人的书面批准并列明出国的目的,以避免我国女性被贩毒集团利用的建议时,我确实感觉讶异!

请想象一下,周美芬出国要问过爸爸,要得到妈妈的同意,还要书面核准,哈哈哈哈…呵呵呵…..我喘不过气了,你呢?

虽然,我不认为应该以此断定他有歧视女性的含义,但肯定的是他依旧摆脱不了一般人认为女性比较无知,比较容易为人所利用的刻板看法,这种埋伏在几乎每个人的潜意识中的观念是彰显与落实人权的最大障碍,我们社会出现的以下许多矛盾现象值得我们探讨。

多年前,曾针对国家移民法令规定,为外籍丈夫申请永久居留,必须获得部长的签准,而为外籍太太申请永久居留则只需移民厅总监签准就可了在国会向内政部提问,获得的答案是:“政府担忧外人利用和本地妇女结婚骗取居留权,有关政策是为了保护女性。”,事实不是证明了许多在风月场所卖淫的外国女郎走法律漏洞,藉和本地男性结婚而居留卖淫吗?有计划的滥用法律难道不更应该管制吗?今天男性被骗的难道还在少数吗?

女性组织要求政府增设托儿所,提到的理由永远是为女性营造友善的就业环境和减轻职业女性的生活重担,就其原因是即使社会老早已从劳力密集的经济结构转换到今天这个以知识为经济主轴的时代,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仍然根深蒂固。我在电台访问时说了:“托儿所利惠的不只是妈妈,而是整个家庭,包括了爸爸和妈妈。”过后,就有妇女提醒我-“请别忘了女性的天职!”。女性的天职是为人母,男性的天职难道比不是为人父吗?

当我们在街上看到有驾驶技术差劲的司机时,往往冲口而出:“一定是女人车”,有个有趣的问题是每年车祸那么多,肇祸的司机男女各占多少?你我心中也许都有答案,但我们不曾说过:“驾车的一定是男人”。

当我们为了渴望结婚却找不到伴的孤男寡女主办丘比特的天空时,人们会轻佻的调侃说:“老姑婆很多”,但有多少人曾经关注过国内孤男其实比寡女多的事实呢?

当强奸案多时,有人说应该叫女人戴贞操带,放着罪魁祸首不办,慌谬吗?如果不是针对强奸的“凶器”,至少带贞操带的也是男性而不是女性吧!

改变观念,尤其是传统观念,谈何容易!教育女性,还得教育男性,换句话说,
除了必须按两性生理上的差异在政策上作出不同的安排外,带动观念改革,还得从全民着手,不宜凡事泛性别化!解决问题,应从根本着手,不宜本末倒置!

周美芬9/5/08

拨云见日(5) - 国会不但要播,应该全程播

拨云见日(5)
《国会不但要播,应该全程播》

由于有印刷出版法令,我国的言论自由向来为人垢病,但吊诡的是多媒体法令的网上无限制却似乎往往为人所忽略,政府一方面通过印刷出版法令管制新闻,另一方面却为网络提供了近乎百分百的宽广空间,这种政策上的分裂症,使人们对于言论负责,强调新闻道德的印刷媒体产生了怀疑,怀疑他们“不能说,不敢说,没有说或说不完”,因此据说许多知识分子现在已不读报纸了,他们比较相信网上刺激的批评与揭密。

其实,当多年前国会通过了多媒体法令后,就为我国开放了宽广的言论空间,多年来政府确实也做到了网上不设防,可是好笑的是政府在政策上却犯上了见树不见林,婆婆妈妈,扭扭捏捏的错误,因为在讯息的传播上,印刷媒体受到时空限制是树,网上讯息无疆无界是林,言论空间一宽一松,半开半合,就如半露半不露的衣着引人遐思,引人好奇,引发怀疑!

这边厢管好了一棵树,那边的一片森林却已烧得火红!就其原因是因为政府小看了人民赶上科技的速度,忽略了人民求知,要知的欲望,政权一夜变天才如梦初醒,发现网络“新闻”已大军压阵,杀了进来!

随着通讯科技的发达,录影机、针孔相机、流动电话相机无所不在,人的生活,尤其是公众人士的生活早已毫无隐私可言,更何况是宾客几乎来去自如,人人可以在国会走廊开记者会的立法大厦,无论电视台播不播,网上一定播,而且一播必然“一针见血”要你好看,因为上载网上的片段必然都是经过剪辑,并非全貌,断章取义与否,全然不受控制!

因此,政府绝对不能因为国会第一天的混乱而停止直播,如果管理新闻还用以前老爸管理孩子的那一套,不听话就管制的话,将等同自杀!连一手引进多媒体走廊,制定多媒体法令的敦马昨天终于也开设了部落格,成了迟到的部落客,与其让第三者剪辑上网,不如全程电视或网上直播;与其让第三者在网上说不如摊开来,让实况说,让人民自己看,自己说,自己判!

因此国会不但要播,同时最好全程播,往后如有恶意诬蔑或诋毁或无中生有,由于一切透明,人人“有目共睹”,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让真相说话,让透明鞭策朝野,让人民的“知情权”与“裁判权”催化国家的发展!


周美芬 2/5/08

拨云见日(4) - 人民要好政府

拨云见日(4)
《人民要好政府》

曾经一度当股市大好时,连巴刹的小贩安娣也冲着进场投资,同样的第12届大选后的这段时间,连平常不懂政治,不关心政治的阿婆在早晨的运动场上也大谈起政治来了,这段时间是我国政坛最热闹,最扰攘的一段时间,人民的心情有如天空,偶尔阴霾满布,偶尔晴空万里,对前路充满了期望,却又有点放不下的忐忑。

政客们承受不了失败,在“寂寞难耐”下酝酿跳槽,但跳槽前知道自己过不了道德放大镜下的检视,于是对自己曾经山盟海誓效忠的党大肆鞭挞,以合理化自己的跳槽举动:“因为不是我不要你,而是因为你太烂了!”,他们忘记了,如果说有关的政党果真如此不济,曾经身为领导层的他也是“帮凶”之一。

李家全以大选前还是民政党副总秘书的身份接受民盟政府的委托,出任槟州发展机构和投资槟城董事职位,对不对,该不该?

同样的,安华言之凿凿,有关民盟已掌握了组成中央政府的另30个国席,但民盟希望得到更多数议席而不只是简单的多数议席的谈话,显示了民盟计划以收编敌对党议员跳槽组成政府,这样组成的政府有公信力吗?

以上的问题如果放在平常就一般道德和对民主与对选民投选结果的尊重与要求标准看,答案非常清楚,然而放在今天这个大家都新的民盟政府有所期待的情况下看,就有分别了。

国阵政府和人民间的蜜月期已随着岁月流逝,而民盟政权和人民的蜜月期才刚开始,明显的,人民对于国阵,只要表现稍有差池,舆论大肆鞭挞决不手软;对于民盟,由于有所期待,人民愿意给予时间,愿意拭目以待。。。

无论如何,此从政者的道德人格在这段时间仍在众目睽睽下无所遁形,政党在大选前后所公布的宣言和所做的承诺,人民人手一份还等着慢慢的验收成果。。。换句话说,未来如何,还看今朝!因为人民要的不是特定政党,要得是好政府!


周美芬 25/4/08

拨云见日(3) - 再战江湖

拨云见日(3)
《再战江湖》

也许很多人会以为,马华公会属下的候选人,尤其是服务有口皆碑,选前大家公认一定会赢的候选人,对本届大选的惨败一定怀着很大的怨恨:怨人民不感恩,怨人民太薄情,怨政治太冷酷,怨成为他人的代罪羔羊..., 是的,不能否认确实有这样的人,但如果我告诉您,私底下,当大多数的我们在分析大选结果时,心情是平静的,是坦然的,甚至是带着积极心态看待这次大选成绩的,也许您会有点惊讶.

如果这次的败选能够促成政治决策以人民的需求和权力为依据的人本政治;如果这次的败选能够促成政治清廉和各政党各项宣言与承诺的尽速落实,以建国为己任的我们,为什么不乐见其成? 我们愿意耐心的等待这一天的出现,我们更愿意自我检讨,强化自己,强化马华,在扮演反对党的州属执行有效的监督工作,形成一股强大的制衡力量,在扮演执政党角色的国家政治上自我革新,落实人民的心愿.

我们希望安华真的已脱胎换骨,不再是种族与宗教主义者,并且将真正的贯彻全民政治理念;

我们希望回教党坚持修改宪法实行回教法的最终目标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永远不会发生;

我们希望民盟执政的州属拥有多位非巫裔州行政议员的情况,不是因为以华裔为主导的行动党在这些州属赢得了相对多数的席位,而是当有一天,以马来人为主导的公正党和回教党不但在城市选区获得各族的支持,同时在全国各州城乡地区也取得胜利,在席位上大大超越行动党时,非巫裔的行政议员分配额还会一样.

我们希望因回教党青年团发表以回教党为民盟主干和该党长老协商理事会副主席拿督哈伦丁发表若夺下中央执政权便会修宪实施回教法的言论引起批评后,民盟立即发出联合声明管束各党党员谨言的行动,不会导致三党领袖和党员未来的发言空间收窄? 走回过去国阵各成员党在发言时绑手绑脚,被讥笑”协商,越协越伤”的旧路.

我们希望民盟执政州属行政议会所宣布的”好消息”都会落实,不会再出现霹雳州高级行政议员倪可汉高调宣布霹雳州政府将批准永久地契予新村和传统甘榜后就改口说只能先处理60年和99年地契,出尔反尔,朝令夕改的情况。

我们希望。。。。是的,我们真心的希望。。。。因为好的对手将激发我们做得更好,我们已准备纠正缺点,重振步伐,提升素质,好好的再战江湖!


周美芬 18/4/08

拨云见日(2) - 时穷节乃见-政治丑态形形色色

拨云见日(2)
《时穷节乃见-政治丑态形形色色》

一场政治海啸不但让国家政治生态出现了巨变,也引发了一连串随之而来的政客变节、“政变”事件,而涉及的组织与人士之丑态百出,令人叹为观止!

首先,无独有偶国阵三大政党马华、巫统和民政党都党选在即,于是各路“草莽英雄”磨拳擦掌,蓄势待发,借机而起,扮演党内正义之士的角色,不是措辞强硬的批判党领袖,就是纷纷要求领袖负责下台,其中有者为受党栽培,享尽为官殊荣多年的过气政客,有者则因大选被割爱或不获委托上阵,这种人 “趁你病拿你命”,动机明显,即泄愤报复和希望从制造混乱中杀出一条血路,从此呼风唤雨!

其二是不获推荐担任候选人,恼羞成怒,一气之下退党,退党前还咬牙切齿对党领导层左右开弓,一副大气凛然威武不能屈的样子,幸好这种人仅占少数,否则即使是最小的党少说也有几万名党员没机会竞选,想想如果几万人退党,还得了!

其三,议员当过了,大选也输了,眼见所属阵线百病丛生,前路坎坷,意兴阑珊下沙哟那拉,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种人虽然不能共患难,至少不在伤口上撒盐;

其四,官当了,眼见鲤鱼跃龙门,大权即将在握,却事与愿违,阴沟里翻了船,于是疑神疑鬼,以为误中奸计,乃暗中部署,希望乱中得利’

其六,眼见政治变天,民盟掌政5州,大把县市议员空缺,机会难逢,二话不说,大张旗鼓,不但自己,还呼朋唤友一起跳槽,政治青蛙当得喜孜孜,还威风八面;

其七,新官上任三把火,好消息一个接一个尽情宣布,更公开喊话,如果他们做不到,不是他们的错,而是因为前朝政府的错,忘了自己已然在朝,无需负责只需专挑他人错误的反对党心态不改;

其八,不小心角色转换,从高处砰然掉下,无法交代,于是学做反对党却抓不到窍门,于是,是也反对,不是也反对,连自己曾经参与决策的仁政也因政治斗争而一概推翻,雪州巫统反对东目现代化养猪场计划是一例!

其九,大选输了,义正词严的怪华人,怪印度人,怪尽全世界,就是看不到自己的缺点,看到了也死不认错!

其十,放着拟定新方向,以政绩重振威信的正事不干,现任和前领袖互批,你一言我一语,斗得天昏地暗,让人民看傻了眼.
政治丑态形形色色,只能仰天长叹一句:“途穷节乃见,有福同享易,有难同当难啊!”,

对国阵各成员党党员而言,这是考验个人政治气节之际,是政客还是从政者,无所遁形!

对国阵各成员党而言,这是危机,也是契机;是稳定军心之际,更是因变节者跳槽而自动清党的良机!

至于对马华、巫统和民政领袖而言,如何应对将显示有关领袖的政治智慧与政治情操!

一场政治海啸,让大家看清了政治的无情,也学会了很多道理!

周美芬 10/4/08

拨云见日(1) - 我们准备好了吗?

拨云见日 (1)
我们准备好了吗?


“。。。。台北准备好了,
苗栗准备好了,
新竹准备好了。。。
我们都准备好了!。。。”这是马英九其中一个竞选广告中各城县长在画面中以充满希望和振奋的语调为他们所代表地区的人民喊出的话。这些话在2008年3月22日下午5时以前有待证实,但在5时过后就成了事实!

同样的,在马来西亚, 2008年3月8日后,我国4个州换了政府,首度否决了国阵的2/3国会多数议席,国家政治进入另一个阶段,一个让许多人民在相当一段时间回不过神来却同时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期待未来更好的改变。

台湾人民以221万的多数票实现了政党轮替的梦想后,果然“马”上就好!第二天出现在电视新闻的消息一片大好,股票大涨,房价大涨,商界纷纷宣布准备大展拳脚,进行投资!

和台湾不同的是,我国政治却在3月8日后进入了一片风雨,这片风雨至今未曾停歇,至今赢得5州政权的3党“大致”上渡过了“组阁”的考验 (说“大致”是因为刚有印裔议员耍脾气辞职风波,至今仍有霹雳妇女选民不满没委女性担任行政议员,雪州仍有资深议员榜上无名的争议),并致力于落实大选承诺;而国阵各成员党则陷入了追究责任的泥沼,这种争议因为国阵各主要政党即将到来的党选而进入白热化,被某些“挑战”者当成了打击在位者的武器;另一方面,安华四月“重出江湖”和沙巴不满内阁分配所潜伏的变数。。。

从我国大选成绩公布时大家的惊魂未定和过后政局的发展,我们只能说人民在投票前已作好了否决国阵2/3议席的准备,但对于如此巨大的改变却是始料未及,大家都仍在静观其变!

这次大选的投票取向突显了一个改变,首次有那么多的华、印裔把手中的一票投给了公正党和回教党,非土著尤其是年轻的非土著在思维上已摒弃了“族群政治”而倾向于以“民”或以“人”为本,而不是以“种族”为本的政治,然而,我们要问的是,土著,尤其是马来土著的思维,是否已准备好去掉保护网,丢掉拐杖,全民公平竞争,如果没有,这种没有交汇点的期望,如何拉近?

民主社会,争取大多数一方的支持总是政党政治方向的重要考量,它掌握了政党的执政命运,也牵动政局的未来发展!在标榜公平对待全民的前提下,新政府中以土著为主导的公正党、回教党是否把持得了,两党未来的政治立场与格局在相当程度上将决定国家政治的未来发展!

摆脱种族政治,我们准备好了吗?也许即将到来!也许,尚欠一个契机和还需要一段时间!

周美芬 4/4/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