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9, 2014

《不能被宽容的错误》


星洲日报《允执厥中》第十一篇
 

马来西亚政府为了保护儿童,制定了儿童法令,也在刑事法典375(g)条款下规定无论是否获得女方同意,凡与16岁以下女童发生性关系,都属强奸,原因在于避免任何人以一句相爱或事后的弥补就免于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最近一宗法官判决沙巴亚庇餐厅经理利祖安强奸13岁女童罪名成立,监12年打2鞭,让罪犯试图以先奸后娶方式脱罪的企图无法得逞的案件,即充分的贯彻了制定该法案的原来精神。

 

对于法庭的裁决,沙巴妇女行动资源组织(SAWO)第一时间发表文告表达欣慰,并呼吁伊斯兰法庭以未成年少女利益作为优先考虑,复审并撤消该婚姻。她们把利祖安案件视为涉及公众利益的案件,因为根据资料,去年80%的强奸案受害者是16岁以下的女童,当中有17%可被归类为有恋童癖好的强奸犯,因此为了制止因宽容而导致更多的罪犯在事后走法律漏洞脱罪,利祖安案件的判决影响深远。

 

事实上,在利祖安事件之前,比利祖安更让法官为难,而许多人因人情"而持应该宽容待罪犯看法的案件很多,尤其是当男女双方是情侣,而男方又正值二,卅岁,前途无量的年龄时,社会人士往往会倾向宽容以待,让法官严明裁决与否面临了难以取舍的考验。

 

然而,我们必须接受有些错误是不能被宽容的,因为对某些个人或个案的宽容就是对社会公众利益的伤害。因此,利祖安所犯的错是无法弥补的,错了就得承受处罚,没有妥协! 利祖安虽然在强奸了13岁女孩后娶了她为妻,但事后即便他的小妻子在其父代发的文告中声称由始至终都未想控告丈夫,同时并非被迫与被告成婚,而她的父亲也对女婿被判监12年打2鞭感觉不开心,但利祖安依旧无法为他在“法理”上确实强奸了13岁未成年少女的事实,也无法在“情理”上以40岁之龄和已拥有妻小的成人之实下,合理化他如何忍心,如何如此轻浮及失去理性的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和一名年仅13岁的女孩发生性关系的行为。

 

13岁的小女孩入世未深,她的世界里也许只有家人,同学,师长和面子书,如果获得良好的栽培,又或她遇到的利祖安是一名善良并爱护她而不是伤害她的长辈,她的前途也许是光明的,她也许有机会升学,有机会在事业上有所作为,或至少她可以健康成长,度过美好的青少年时光,得到被照顾,呵护,和其他儿童一样享有受教育与健康成长的基本人权,而这一切却因为这个可以不发生,也不应发生的经历而失去了!利祖安的行为不只毁了女童的前途,也让双方的家人受伤。

 

从报上的画面与报道,无论是利祖安的原配和女儿为他的判监而伤心落泪,受害人的求情文告,或是岳父的不快,我们看到的是亲友对利祖安的宽容,因此有人会以当事人都已原谅和接受了利祖安,而觉得法庭的判决“不合人情”,因为惩罚利祖安的结果似乎也同时惩罚了他无罪的家人,尤其是“剥夺”了女孩获得照顾以抚平伤痕的权力。但从利祖安个人的不负责任行为对小女孩,女孩家人,他自己妻小所造成的伤害看,纵容这类行为的先例一开,就等同容许更多类似事件的发生和发生后的安然脱罪,换句话说,对利祖安的宽容将可能是对社会的深远伤害。

 

利用未成年少女的无知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就属强奸,强奸是对女性身体的侵害,是对女性人权的践踏,不能以事后弥补的方式脱罪的原则不能妥协,无需承担后果的方式是贯彻对女性的尊重,避免自己的儿子因“情不自禁”而犯下强奸罪,利祖安的案件也许是一则反面教材。

 

周美芬 201427

Thursday, January 30, 2014

《生命老去的尊严》


星洲日报 2014126日《允执厥中》第十篇

 最近社会福利局总监诺莱妮公布平均每星期有10名老人被家人弃养在养老院的数据,引起社会关注,也让我想起了一则有趣的往事。

在投保观念尚未建立,人人对保险业者敬而远之的年代,我也曾经对从事保险业朋友的“疲劳轰炸”厌烦不已,但总是念在彼此情谊而无法断然拒绝,因为实在犯不着为了抗拒对方的“生计”而失去一位好朋友。

终于有一天,我找了一位精打细算的会计师朋友,请她为我找一个有力的理由,因为我必须以说服自己投保来结束朋友锲而不舍的游说。结果她问了我一句:“你想不想在你去世时,有人为你风光大葬呢?”,没想到,简单的一个答案竟然让我瞬间恍然大悟,就这样,年届30且单身的我,就这样被说服了,也就这样签了人生的第一份保单!虽然和很多人的经验一样,买了第一份保险并未让我免于继续成为保险业朋友劝购的对象!

事后思量,这个简单的理由之所以推到了我顽拒保险的坚厚围墙,原因是人的生命周期让单身人士不得不对自己的老年和死后的安排有所规划,虽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当去到人生终结的那一刻,让自己有“尊严”的和人世告别应该是为自己一生总结的最基本要求,我难以想象去世时因为无钱殡葬而被人用麻包袋或以一块白布卷起丢入大海喂鱼的情况,那种悲凉的画面,虽然只是想象,已让我不甚唏嘘!

很多人轻易的把老人入住老人院的情况简单化全归罪为孩子拒养父母,没有反哺之心。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就从不间断的要求政府效法新加坡制定“供养父母法令”,但却忽略了其中单身老人和没有子嗣者其实占了相当大的比例。根据资料,我国只有低于2.5% 65岁以上老人是居住在各类型的养老院,剩下大部分是和子女同住或孩子离家工作或自组家庭后留下独居或夫妇同住的空巢老人,而无论是寄养老人院或空巢老人,甚或与孩子同住的老人都需要完善的乐龄福利机制的支援。因此除了灌输孩子反哺之心,政府有必要在我国于2030年老年人口超过全国总人口15%,名列人口老龄化国家之前,为人民或推动人民主动为自己作出完善的老年规划。

目前的马来西亚国家乐龄人士政策虽然通过多项计划,包括将公务员退休年龄推迟到60岁、承诺在新房屋发展计划中,设立更多的老人活动中心、 60 岁以上公民到政府医院或诊所求诊无须缴交挂诊费、入住政府医院三等病房费可折扣 50%,“一个马来西亚诊所计划,让乡区乐龄人士获得基本的医疗服务、公积金局通过调升会员基本储蓄数额,确保会员在55岁退休时拥有至少19 6800令吉的基本储蓄、每月提供清寒老人以福利金和为需要照顾卧床无法自理老人的符资格家庭提供福利金等,可惜都是零碎式的处理,究其原因,掌管社会福利事务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因权限一直无法统筹与取得其他部门的全面合作,同时一套协调各部门确保互相支援与互补的机制尚未建立所致,以致完善的乐龄福利系统无法建立,其他如残障人士福利、儿童托儿所等其实也面对了同样的问题。


在这方面,政府有必要向世界人口平均寿命最长的国家日本取经。该国因为比许多国家更早面对人口老化的问题,因此在老人福利这一环上也比许多国家走得更前。她们制定的《老人福利法》、《老人保健法》、《国民年金法》从社会福利、医疗保健、经济收入三个福利机制的确立与运转保障了老人的基本权益。他们为乐龄人士建立了一套独立的福利体系,推翻了一般认为老人福利是中央政府责任的观点,通过中央与地方、官与民、老人与家属各别角色的扮演与分担,结成了一个由国家、地方政府、社区、民间福利团体、市民共同参与和负责的多方位、多元社会福利网络,确立老人福利是社会共同责任的观念,灌输人民社会福利除了是人民的权利,在享受之余,也有义务承担一定的责任的观念。更重要的是,他们重硬体设施也重精神与心灵的软体建设。

不丹这个仅有7百万人口,国内生产总值(GDP)只有10亿多美元的贫穷小国,人民的幸福指数(GNH)却高于许多国家,其关键不外是顺利地出生,幸福地生活,以及安详地死去。幸福的关键并不完全建基于经济,心灵的富足与无论生老病死都有尊严才是真正的幸福。就这点大家应该就不难理解说服我投保的原因了。 

周美芬 2014124

 

Sunday, January 19, 2014

Malaysia’s Foreign Ministry must ensure children’s welfare and speed up the trial process


19 January 2014, Press Statement by MCA Vice-President Datin Paduka Chew Mei Fun
The move by the Swedish government in detaining the Malaysian director of Tourism Malaysia Azizul Raheem Awalludin and his wife Shalwati Nurshal for a month after they had beaten their son’s hand for not performing his prayers, and are now being detained for another 2 weeks while awaiting for the court to hear their case is shocking and a great cause of concern to the MCA Social Development Committee.
It is to my understanding that the couple was detained by the authorities on 18 December 2013, and that Azizul and Shalwati have been living Sweden with their 4 children for 3 years. Sweden is known to be the first country to have strict prohibitions against corporal punishment for children and that any form of spanking, slapping, pinching, hair-pulling and caning are considered illegal. It was also reported that the couple had allegedly slapped the hand of one of their sons for not performing his prayers, and although the son’s hand bore no marks or bruises, his depressed mood had led to his revealing what happened to his school teacher, who had then informed the school counsellor who lodged a police report thus causing the parents to be detained and their children taken away. 
Although the Swedish “Act on The Children and Parents Code” does not carry any provisions for punishment, but the parents could still be punished under Section 5 of the Swedish Penal Code for 6 months to 10 years depending on the seriousness of their fault. It was also reported that in November 2010, a Swedish district court had fined a couple $10, 650 (RM35,101) and jailed them for 9 months for using spanking as a means to discipline their children. 
The Swedish authorities have also currently placed the couple’s 14-year old daughter, and their three sons aged 12, 11 and 7 with a non-Muslim family. Besides that, the children are also reported to be unhappy each time they come home from school as their parents are not around them anymore. In addition, although the children are being provided with halal food, but they still feel uncomfortable because their foster family keeps a dog and that they have to share the same crockery and utensils. The children are also not permitted to meet with their relatives who had flown all the way from Malaysia to Sweden.
Now, although we fully respect Sweden’s laws and understand their need to protect the safety of their children, we cannot accept that a family has been forcibly separated over what can be considered a minor physical punishment. Besides that, the decision to put the children with a non-Muslim foster family shows a lack of religious sensitivity by the Swedish government, and barring the children from meeting their relatives is simply inhuman.
More than 2 weeks have passed with no progress in this issue, as we sincerely hope that the Malaysian Foreign Ministry will perform their task in ensuring the children’s’ welfare by taking immediate steps to allow them their rights to meet with their relatives and parents. We also hope that the Malaysian embassy in Sweden will work towards taking care of the children or identifying a Muslim foster family for the children to stay with in order to protect the religious rights and needs of the children. At the same time, we also urge the Malaysian government to seek an appropriate conduit to bail out the children’s’ parents and to urge Sweden to conduct the trial as soon as possible. 
Considering that in Swedish law the parents will lose custody of their children even if the parents are acquitted, and that an application must be filed with the court to reclaim custody and get their children back, I hope that the Malaysian government will work out a solution from the legal perspective for the family. Although we understand that the Swedish authorities are acting based on their own laws, but the rights of children to meet with their relatives must be ensured. As a child’s welfare and interest is the government’s responsibility, and in this incident has clearly resulted due to different cultures and understanding of laws, we hope that the Malaysian government can handle this issue based on the children’s basic rights to meet with their relatives.  
We also hope that the Malaysian Ministry of Women, Family and Community Development will take the lead by setting up a special task force and to send their personnel to follow the developments in Sweden. They should also work together with the Foreign Ministry to provide the Malaysian embassy with professional guidance and assistance. A child’s welfare cannot be compromised and an immediate solution should be reached for this issue instead of continuing to delay it.
Datin Paduka Chew Mei Fun
MCA Vice-President
Chairman of MCA Social Development Committee
//END
 

周美芬:关注驻瑞典官员遭拘事件,外交部需速处理保障官员孩子福利


19-1-2014文告 

马华副总会长兼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拿汀巴杜卡周美芬针对我国派驻瑞典的旅游局主任阿茲朱(Azizul Raheem Awalludin)夫妇因体罚不履行宗教祈祷的孩子而被当地政府拘留了一个月后,仍继续被拘留两个星期直到法庭开审的事件,马华社会发展委员会深表震惊与关注。

 根据了解,阿茲朱被瑞典当局于去年1218日从办公室拘捕前,已和妻子莎瓦蒂(Shalwati Nurshal)及四名孩子在瑞典居住了三年。事件起因是瑞典是世界上第一个严厉禁止体罚孩子的国家,任何形式的体罚,包括打屁股、打耳光、捏、拉头发和鞭打,甚至是对孩子眉头深皱,在瑞典都是违法的。而该夫妇因其中一位孩子拒绝履行宗教祈祷而责骂并打了他的手,孩子的手部并未因此出现瘀青,不过因心情低落而被学校老师发现,该名老师向学校辅导老师呈报后,辅导老师当天就向警方作出了投报,于是夫妇的所有四名孩子就因此被当局从学校带走,并逮捕了他们俩。

                瑞典的儿童和家长法令不具备任何处罚条款,但却可在瑞典刑事法典下根据父母犯罪的严重程度可被判入狱6个月至10年。例如在201011月,瑞典的一家地区法院曾对一对以打屁股作为管教孩子方式的夫妇,判处10,650美元(相等于马币35,101令吉)和坐牢9个月的刑罚。 

更令人关切的是,阿茲朱夫妇14岁的大女儿和分别为12117岁的儿子,目前被瑞典当局安排在一户非穆斯林的家暂住。孩子们每天放学回家看不到父母,让孩子们饱受骨肉分离思念之苦。除此,虽然他们有提供孩子们清真食物,但孩子们却对该家庭所养的狗和使用同样的餐具感觉不舒服,同时当局也不允许他们和老远从马来西亚飞往瑞典探访他们的亲戚会面。 

我们尊重瑞典的法律,而且了解瑞典的法律是为了保护孩子的安全,但我们对因为父母对孩子轻微的体罚而导致骨肉分离,使孩子深受思念父母之苦的作法难以苟同,除此将孩子寄养在非穆斯林家庭也显示了当局处理欠缺宗教敏感,不让孩子与亲戚接触更是不合人情。 

我们也对事件发生了两个星期后,仍然处于毫无进展的胶着情况感到不满,希望外交部基于孩子的福利和我国人民的利益,立即采取有效的方式与途径,确保孩子会见亲戚的基本权利获得保障。此外,将孩子交由马来西亚大使馆或大使馆鉴定安全的穆斯林家庭寄养,以保障孩子的宗教权利,也是较为妥当的处理方式。与此同时,政府也应寻求适当管道保释该对夫妇,并促使瑞典缩短等待开审的时间,以尽速开庭。

            考虑到瑞典的法律规定,被提控的父母即使最终被判无罪也可能因此丧失孩子的监护权,而必须在判决后通过法庭作出申请,因此希望政府从法律角度寻求解决方案,因为孩子的福利与国民的利益是政府的责任,而这起事件明显是因国情和文化不同而产生。 

我们希望作为负责国民福利与保护孩子权利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也立即开设专案组,与外交部配合,派员前往瑞典积极跟进事件的发展,并为大马驻瑞典大使馆提供孩童福利方面的专业引导与辅助,孩子的福利不能妥协,此事不宜再拖延而需立即解决。

 周美芬,马华副总会长兼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

 

 

马华社会发展委员会“雪政府医院卫生恶劣”文告


201419

马华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周美芬对今天星洲日报封面头条有关“雪政府医院卫生恶劣”的报道深感震惊,呼吁卫生部长立即指示成立内部应变及调查委员会,一方面指示主要承包商立即调派足够人手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医院应有的卫生水平,甚或在过渡期主动外聘有能力应付类似繁重清洁工作需求的清洁公司进行工作;另一方面则深入调查缺失,进行追责与问责,尤其是对负责管理承包商的单位和官员、承包商,同是针对卫生部委任承包商的标准作业程序进行全面的检讨,确保未来在更换承包商时具备交接过渡期的完善服务衔接安排。

医院作为拯救生命的专业场所,首要讲究的关键重点就是卫生,如今却发生雪州数间医院在更换二手承包商后发生清洁工人剧减,甚至完全没有清洁工人,其中加影中央医院的手术室更一度被逼暂时关闭2间普通手术室,而万津医院则有三天是完全没有清洁工人的情况。
关闭了手术室带来的严重后果是延误了医疗的时间,带来病患医疗的连锁性延误,而卫生情况恶劣则提供了细菌滋长与病毒散播的条件,医院的卫生情况一分钟都不能妥协,现在却在面对问题8天后才被揭发,这充分显示了有关当局缺乏应变能力。

          卫生部总监拿督諾希山在接受访问時把责任完全推给了主要承包商Radicare是卸责的行为,更积极的做法是立即拿回解决问题的主动权,同时检讨卫生部监管承包商工作的作业程序,主要承包商在更换二手承包商时是否规定必须通知卫生部并在卫生部的监督与审核下进行;更换期间是否有移交过渡期的服务完善衔接方案?

     很显然的Radicare(马)私人有限公司作为卫生部负责雪州政府医院清洁工作的主要承包商,已犯下了严重失责的错误,而负责监管承包商的有关官员也责无旁贷,卫生部必须采取严正的追责与惩罚行动。

 

周美芬,马华副总会长兼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

Wednesday, January 8, 2014

《马华必须勇敢主导》


星洲日报 2013年12月28日《允执厥中》第九篇

 
马华与民主行动党是我国政坛宿敌,历届大选双方实力逃不出此消彼长的局面,因此击败马华是行动党首要目标,同样的,马华要赢得漂亮,击败行动党是关键。

2008年大选,民联推出牺牲马华打击巫统的一石二鸟策略,以一句“投马华一票等于投巫统一票”成功鼓动华裔,尤其是城市华裔选民“厌恶巫统一党独大”的心理而决定惩罚巫统,惩罚的结局是马华在华人为主的选区,兵败如山倒。

上述策略之所以奏效是因为巫统在国阵内一党独大的印象深入民心,因此打击巫统必须通过减少国阵议席,而行动党的高明策略配合当时政府弊端频传,使当时在黄家定领导下锐意改革,且政绩颇丰的马华遭受惨败。究其根源,行动党已成功制造“巫统一党独大”,“马华当家不当权”和“马华强大无济于事”的印象。

因此,马华若要摆脱弱势,取信族群,赢回支持,在国阵政体内取得实质且可见度高的“当家当权”地位已成了马华目前其中一项最重要的议程,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刚过去的马华党选中,竞选马华总会长的三位候选人不约而同的都把“马华当家当权”列为争取代表支持的重要论述。

翁诗杰的“三大主张八大计划”第一条开宗明义:“挽回华社对马华信心,务必认真贯彻权力分享概念。除了官职分配,更需体现在各级政府的政策拟定层面上,才能彰显马华参与国阵共治的有效角色。马华的政治定位是国阵咨询协商的共治伙伴,不是讨价还价的角色。”

颜炳寿强调国阵盟党的平等伙伴关系必须建基于互相尊重及共同议程上,党的独立与自主权不容妥协;马华在国阵的政策制定与决策过程,必须有显著与实质的参与。

廖中莱则提出了“马华当家当权的政治定位”,调整参政议政的策略与行动,包括:

  • 完善智库运作,主动开发治国理念与政策、主动检视与监督施政,改变与国阵成员党的合作与互动模式;
  • 加强与各国阵成员党之间的对话,建立密切且互相支援的合作关系,促成国阵运作模式的调整,降低双极社会的对立,落实真正的“政权分享”精神;
  • 确定马华在国阵政府体制内处理华社问题的主导权,国阵成员党必须尊重马华在公平合理原则下争取华社各种权利的努力与角色;
  • 顺应以普世价值和人权取代以种族为基礎的政治文化,在论述与策略上 “以多元取代单元”、“以普世价值取代族群主义”、“以人权取代族权”,营造共识,确保各族母语教育、文化与经济在人权原则下获得公平的对待与发展;
  • 鼓励与支持独立学术机构与人才进行不偏不倚反映马来西亚族群与独立建国历史真相的研究及撰写,纠正偏颇不全的官方历史记载,肯定华族参与争取独立建国的历史正统地位和
  • 开拓并促进与民间其他族群的对话,把马华塑造成为全民政党,将马华的“族群代表”格局拉抬至“全民代表”的高度。

廖中莱的策略涵盖内部自强、对外结盟、应对策略、以史实确立正统地位和政党格局提升等方方面面,可见摆脱日积月累形成的 “当家不当权”印象非单一策略可行,亦非一蹴而就的事。

事实上,要取得实质的“当家当权”地位必须坚持落实国阵强调的“政权分享”精神,从国阵最高理事会与国阵政府的运作与决策机制着手。

目前国阵最高理事会以各成员党各派三位领袖组成,虽然最高理事会里的重要职位包括主席、署理主席、总秘书、总财政、青年团和妇女组主席均由巫统领袖出任,导致巫统在总数44人的国阵最高理事会里占了16%,其余的84%则由另外12个政党分享,各占约7%,成为国阵里最大的政党,但至少决策所采取 “共识系统”Consensus System),确立了成员党和巫统平起平坐的决策权,因此今年1214日,国阵总秘书东姑安南以需要获得所有成员党同意的“共识系统”阻扰了国阵某些政策的推动与落实为由,提出将现有国阵决策的“共识系统”Consensus System改为“简单多数制”Simple Majority)的建议不可能会受到其他成员党的认可。

308后,根据了解巫统内部主流意见认为马华已失去华社支持,得出赢取华社支持不能靠马华的结论,因此各部长在马华未受邀的情况下直接与华社领袖会面商谈的情况频频出现,然而,即便首相推出经济转型计划、一个大马概念;把孩子送到北京学华语、过年穿起唐装贺年,结果迎来的却是505的进一步崩盘。究其原因,巫统在检讨308成绩的时候犯上了归罪他人却忘了自我检讨的错误,忘记了出征华裔选区的是马华代表,衰弱的马华如何胜选?除非巫统接受国阵政权失去代表多元种族的正统与合理性,否则体现真正的“政权分享”,让所有成员党都有话语权,尤其是在处理个别族群课题时有主导权才是重赢2/3的关键。

马华 “当家当权”的政治地位知易行难,虽然国阵运作机制与巫统的配合至关重要,但自强还是首要,只要善用“共识系统”,每一个成员党在国阵内都不是孤立的,加强与取得国阵内其他成员党的共识将产生围城效果,迫使国阵运作模式的调整,让所有成员党都当家又当权,落实“政权分享”的精神。

与其等人改,不如自己改,马华要当家当权,必须勇敢主导!

 

周美芬27/12/2013

 

Monday, December 16, 2013

《马华需要的是方向与坚持》


星洲日报 2013年12月14日《允执厥中》第八篇

505后的马华党选并没有因为马华处在有史以来最低潮的时刻而比过去平静,总会长职至今出现了三角战,加上蠢蠢欲动的丹斯里李金友,出现四角对垒的情况并非不可能,加上目前已宣布,随时可能由八名增加到十名的副总会长人选和预料至少会有八十人角逐的廿五个中委职,竞选气氛炙热几达前所未有。从正面看待这种热闹的情况,显见马华党员并未因为大选的惨败而放弃马华,反而争相欲为马华的改革与重建贡献力量者多。
 
然而,党选固然激烈,党选后如何重振马华的挑战却不容小觑,其挑战之严峻非以往任何时候可比拟。原因是505大选后的多个政治板块出现了重组与移动,包括,马华的华裔支持率跌破30%至平均只有约18%;华人选票首度出现了全国不分城乡、年龄与社会阶层一致投选民联的情况,过去非常注重和候选人的互动与感情,同时对提供良好基层服务者投桃报李的华裔乡区选民的投票心态已出现了转向;在国阵赢得的133席中,东马占了47(35.34%),加上马华不入阁的情况下,总数56名政府部长的现任内阁中,东马议员占了20名,即12名部长(总数30)8名副部长(总数26)相等于35.71%。许多对马来西亚半岛人民而言相对陌生的面孔突然出现在内阁里,其中以掌管向由马华部长管理了数十年的华人新村事务,来自沙巴的城市和谐、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的例子最为明显。东马政治人物在马来西亚政治的影响力与能见度前所未有的提升,马华与民政在沙巴势力微弱,在砂拉越没有选区,加上印度国大党保持2名部长,2名副部长,一名人民进步党和非政府组织兴权会主席瓦达慕迪,印裔在内阁有6名成员,华裔代表不仅最少,仅有的两名也是不谙华语,对华裔文化习俗认识不深,甚至打从一开始就不以华裔代表自居的英语圈华人,未来马华即使赢回308时的15席,甚或赢得更漂亮,要取回原数额的内阁人数将面对成员党“拿到了就不放手”的挑战。

与此同时,国阵或巫统虽然在民族性有别和“恩庇”政策等因素下稳住并成功吸引回不少的巫、印裔乡区票源,但城乡巫、印裔的投票倾向出现分道扬镳式分裂的情况却不容忽视,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未来是否还能以“惠民”的“恩庇”政策牢控乡区巫、印裔选民的选票值得关注。巫统在不敢寄望华裔与城市选票的情况下,为了生存必然想尽办法稳住现有的支持,“土著经济政策”的推出也许只是更多照顾土著政策的第一项。从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不以奋力求学争取优良成绩勉励土著学生,反而以研究让未考获一等学士学位的高等教育贷学金土著学生也享有奖掖回应巫统党员的要求;凯里在在最近巫青大会上致辞时也一改过去数年以开明形象示人的态度,不从绩效反从种族角度对私人企业呛声,要求委任土著主管等,足以证明巫统正以“讨好”回报土著的支持,以扩大“恩庇”稳住土著票源。

另一方面,在宣传口号上对准巫统,强调巫统的霸权,实则绕个圈子打击并凸显马华与其他国阵华基政党“当家不当权”的民联,尤其是行动党则势必因离执政尚欠箭步之遥而继续加强火力,马华目前的情境可说是背腹受敌,四面楚歌,“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情况在未来将让领导层疲于奔命。

换言之,马华已不能像过去一般,以过去曾经为国家和华裔立下的汗马功劳要求人民的支持,改革与重建马华也不能单靠一人,而需一组人,而这一组人除了即将产生的中委会成员,也必须包括中委会外的贤人能士。
 
未来的马华总会长除了必须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还得有接受自己并非万能,能容人、用人的胸襟;有冷静、容忍与耐力的特质。当选的马华总会长的第一件事当然也绝对不能是其中一位候选人所说的“与林冠英辩论”,因为总会长不是辩论队队长;一党之尊更决不能表现的犹如“斗鸡”,更不应该以“口舌”之争为首要工作,反应是实实在在的扮演运筹帷幄,启动改革与重建马华的角色,否则马华只需从大学中把所有的金牌辩手都网罗进党即可,还需大费周章的投选下一任的领导吗?

马华眼前的路不会是坦途!需要的是方向与坚持、稳健,一步一脚印,慢慢的从谷底爬出来!

有一个老鹰的故事说,老鹰一生寿命可达70岁高寿,要活那么长,牠在40岁时必须做出困难却又十分重要的决定。因为届时牠锋利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效地捕抓猎物;牠的喙变得又长又弯,翅膀开始变得十分沉重,振翅高飞的雄风不再。这时的老鹰只有等死或接受痛苦而漫长的150天“修炼”两个选择。牠必须费尽全力飞到一个绝高的山巅,筑巢停留于悬崖之上,开始过苦行僧般的生活,首先用牠的喙用力击打岩石直至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候新的喙长出来。新喙长出后,老鹰就用牠新长出的喙把脚指甲一根一根的拔出,新脚指甲长出后,老鹰再用指甲把沉重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5个月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老鹰“脱胎换骨”,再次振翅高飞。马华诸公也许可以老鹰的故事自勉。

周美芬 2013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