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斯人独憔悴?

拨云见日(44)

2007年12月9日因报章报导林明严重水灾,在一个小时内号召了多名马华志工坐上三辆车承载了临时买到的干粮驱车前往林明救灾。虽然一路上不断的接获来自彭亨志工的消息说通往林明的多段道路已为大水截断无法通行,但秉持着不到黄河心不死和天下无难事的信念,一路上和当时的副内政部长拿督胡亚桥电话联络,为如何进入道路已因大水来袭而中断的林明费劲思量安排适当的交通工具,包括军用大卡车或直升机等,待一切安排就绪等着执行任务之际,却在关丹大道196公里的地方发生了车祸,救人不成反为人所救!庆幸的是,彭亨的志工并没有因为我的严重受伤而慌了了脚步,反而更积极的克服了重重困难进入了灾区,履行了赈济危急的任务!

日前,趁着台湾灾害防救科技中心主任陈亮全博士和几位专家到访协助马华志工团开展设立社区防灾系统计划之际,由于是国内首创,因此非常得意的向他们汇报了我们在拉曼大学协助下正开发着的一套结合多媒体通讯技术,在危急时动员志工的“志工管理系统”时,却为他们的一句:“灾难时最常发生的问题就是通讯中断,届时再先进的通讯系统也可能英雄无用武之地,因此一套完善的标准行动程序(SOP)和当地社区的自救还是最重要的。”而如梦初醒,也更坚定了我们全面推动社区防灾系统的心志。

林明和淡江国际山庄虽然同样是常灾区,但两者对于灾难的回应却处于不同的阶段,前者虽然只不过是一个人口千余人的山小城,但由于是山谷地势常年水灾,因此当地人民已习以为常,而当地的村委会和相关的政府部门也早已“练就”了一副既定的应变“武功”,灾前吨粮,灾时疏散,灾后重建对他们来说已是每年必经的过程,然而也许是因为麻木了(1800年就已有人在当地开采锡矿,何时开始每年水灾则暂无资料),又或许是因为缺乏专业的辅助,因此年复年,日复日,一切似乎都已理所当然,甚至连已浅得近乎成为平地的地方仍然称之为“河”!

反观淡江国际山庄则因灾难的不定时发生,虽然住的都是中上层的专业人士,但,人是健忘的,因此防灾意识总是在灾难后才突然死灰复燃!如何维持这种防灾的热诚和激发大家一起关怀社区的精神成了社区防灾的最大挑战!

根据本人服务社区的多年经验: 社区人民总是在自我安全或利益受损时才有结社的需要和意愿,许多居民协会也因社区的共同问题解决后慢慢的自动“寿终正寝”!在推动社区防灾上,如何掌握时机,开启“机会之窗”并不断的激发危机意识和找出共同关心的议题是成败的关键!也难怪让许多志工最困恼的是“难以赢得共鸣与支持”,最终落得“一厢情愿”,“斯人独憔悴”!

但灾时道路会中断,先进科技会失效,喜欢与否,“远亲不如近邻”,“远水救不了近火”是人类智慧名言!为了达到灾前防灾,甚至灾时减灾、灾后重建,社区营造的工作必须持续,社区自救的机制必须建立!欢迎大家加入行列!

周美芬
13/2/09

12 comments:

Lawrence Teh said...

Datin,我至少在您的部落留言七八次了,不断重复请问您“认不认同纳吉在霹雳的所作所为”,却一直不见回应。

认同或不认同,有这么难答吗?

还有,别有再重复什么安华是始作俑者,我根本就不信安华那一套。

安华的错,不能合理化国阵的行为!

您的立场到底是什么?

Chew Mei Fun said...

MR Lawrence,
刚接待完来自台湾的朋友,又得筹备接下来的会议,实在没有时间回复您的问题!

我从一开始就不认同跳槽,从谴责两位前马华妇女组领袖跳槽公正党开始到今天,这个立场不曾改变!然而,在霹雳这件事上牵涉的不是一个或两个人,而是多人,多宗事故,简单而言牵涉其中的人事太多了!不需要用任何理由来合理化任何已发生的所有事故,或尝试以追究某人的责任为另一人开脱,要算账的话,得从头算起,每一个因果,每一个涉及的人都不能少!

Lawrence Teh said...

那该如何重头算起呢?

PS Lam said...

郑先生
从您一直跟随周美芬的部落格来看, 我相信您是个崇尚兼听则明的知识分子.
正如Kadir Jasin 所主张, 部落格主人应该回复留言者. 从这点让我们先给周美芬一个肯定.

政治人物总要顾虑到整个大局. 比方说, 群众不需要也没理由每天去逼周恩来针对当时的每项政治运动强烈表态, 如果周恩来当年在文化大革命中不顾一切, 来个匹夫之勇强烈抗议挂冠而去, 可能今天中国就站不起来了.

群众相信周恩来的良知. 周恩来当年没有公开表态并不表示他认同文化大革命中所发生的一切.

我们应该支持那些有责任感, 很努力工作的政治工作者. 周美芬就是其中一位.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PS Lam,
周美芬同志努力工作,有责任感.这是不必争的实事。对选民可是救星,但为何反风把她吹倒?到底周美芬同志錯在那里?
请恕我知识浅薄,我想歴史这东西可不是引导它来适用于其他的现象为目的,而是从学問的角度来解明和解释那个時代和場所,特定一回而以,所发生的事故。
拿周恩来的歴史点滴来针对当今政治运动打对比,我想不是很适合。表态不表态,是要看周美芬同志的政治中心思维而论。

Lawrence Teh said...

PS Lam,

您的看法我无法认同。

Datin Chew的服务态度,我给予百分点肯定。

可是,她毕竟是一位政治领袖,不是福利工作者。她的重点在于政治,不是社工。马华之所以沦落到今天,就是太多像您这种想法,套用民间的说法,就是逃离政治。

凡是大事件就不敢表态,不如干脆转型当福利机构。

DAP在差都好,起码他们敢反对回教国,立场鲜明,这就是DAP和马华的差别。

您如果也是马华一份子,请好好自省。

语言有冒犯处,我愿意道歉。

~~*新势~*新秀*~~ said...

Lawrence Teh,
总会长的安排,领导下,各分为‘文’和‘武’,以其左青龙右白虎的意思。
总会长应用青龙以百姓做义工,其余的副总会长安排为白虎,‘文将’来计划要怎样对巫统有所改变。使到国阵拥有进步的空间。
今时今日的马华公会是走向能文能武的时代,不但要会讲也要会做。巫统还未有新阶层的领导人,再怎么对巫统领袖说也不能做决定。巫统有了新的领导人后,还没改变再向马华的领导人诉求。
日后,望马华公会有更好地分析及计划。
谢谢!

Lawrence Teh said...

新秀,

恕我愚昧,我不懂你的能文能武是要表达什么?

Datin 周美芬,

我懒得再追问您的立场了。这也再一次印证了民间对马华公会的看法:逃离政治!

~~*新势~*新秀*~~ said...

Lawrence Teh,

‘能文能武’表达着能讲也能做的意识。在巫统未党选之前,马华新领导人说什么,都无法决定。毕竟巫统可能胜任的财政部长纳吉方针,是什么还不懂。Datin Chew 说过‘用耐心等待’。

谢谢。

~~*新势~*新秀*~~ said...

Lawrence Teh

有如PS LAM所说的兼听则明的知识分子,那您拥有证据来来指定这是‘纳吉在霹雳的所作所为’吗?
请恕我知识浅薄,如有冒犯,谨请原谅。

谢谢!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新秀,
能文的是谁?
能武的是谁?
我想找能武的交流交流。
请指教。

Lawrence Teh said...

新秀,

连当事人自己都公开承认“以牙还牙”了,你还要“证据”?哈哈哈哈。。。

难道巫统掌门人一天未明朗,马华就可以不顾大事大非的原则吗?

原来贵党总会长的敢怒敢言是有预设条件的?哈哈哈哈。。。

马华是为巫统服务,还是为真理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