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3, 2009

《叫印裔情何以堪?》

拨云见日(39)

这边厢我们看到安华在他与其夫人,也就是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发表的联合新年献辞中振振有辞的说,国阵政府想看到民联分裂的希望将破灭。

他说,他们(国阵)忘记了民联的成立时立基于以民为本和带来改变。这种改变是超越种族与政党的。

那边厢,我们看到了:宣布辞去公正党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一职的加埔国会议员马尼卡瓦沙甘出言抨击民联政府并没有正视印裔社群的问题。

他说,“就算是霹雳、槟城和吉打,他们(印裔)也投诉遭到歧视。比如在加埔的圣淘沙花园,虽然95%居民是印裔,但是他们却委任马来村长。

他质问,虽然民联在308后大选成功在5州执政,但是他们是否已经实现兴权会提出的18项建议?

“从公正党的角度,我不完全接受这18项建议。但是,你至少应该给予讨论的机会,解决其中5项或6项问题。”

他也批评党内另外一名印裔领袖西华拉沙,指后者身为唯一的公正党印裔副主席,但是三年来不曾召开会议讨论印裔问题。

308大选,兴权会成功唤起了人民对印度人长期受压迫的愤慨,这种愤慨的情绪甚至也深深地掀动了其他非土著的神经线,甚而汇成了同仇敌忾的一股大怨气!大选后,大家都对民联以民为本,不分种族的政治满怀憧憬,甚至希望民联变天成功- 即使变天的手段是不合法统的也在所不惜!

今天,我们虽然看到了308大选后所带来的许多好的发展,这种发展包括了民联政府的一些以民粹为主的新政,也包括了国阵加速承诺的落实,然而我们对于民联的高喊的多元种族政治的发展却难免还存有很多的疑惑,包括:

● 为什么号称多元种族政党的公正党在委任所有州主席时,都只清一色委任了马来人?
● 为什么能力备受承认的拿汀巴杜卡刘秀梅就是不能担任雪州发展局的总经理?为什么只能委任马来人?
● 为什么公正党党内的印裔党员在大选后不足一年的时间里就开始怒吼民联政府没有正视印裔社群的问题?
● 为什么95%印裔的村却委任了一位印裔村长?印裔没有符合资格的人选还是担心印裔无法不分种族的照顾各族利益?

真是叫印裔和所有期待多元种族政治的人民情何以堪啊?

也许您会说,国阵还不是一样?确实!残留的种族主义还是存在!

但,承诺的就要做,而不能以他人的表现为自己开脱!同样的,国阵内的各成员党和领袖们如果不改变,人民还是会展现他们的力量!308不是证明了吗?可是,请以同样的标准要求两个阵线!

如此,两线制才有实质的意义,民主政治发展才能更健全,民声、民愿才能更响亮!


周美芬 2/1/09

4 comments:

thepplway said...

朋友善美在国大党领导之下的印裔社会惨状你又不:情何以堪?

三美带给印裔社会的伤害岂止在物质的贫乏还有连尊严也是他应该人抢完了,那叫霸权,那叫漠视族群困境?

PS Lam said...

寰宇电视曾经播过有关中国人在印度某城市的生活情况. 这群中国人住在高高的围墙后面.1962年中印边界纠纷后, 居住在印度的中国人遭受政策性的歧视, 这群围城里的人的遭遇实在令人同情.

平心而论马来西亚没有围城,( 虽然有人认为我们有围城心态) 所以有时候面对问题要先自己反省.自己有生活规划, 有家庭计划吗?

大家都知道有个领袖扛个棺材出来示威, 接着就有相当人数的支持者追随. 最后领袖也进了棺材, 竟然由他的另一半来继位. 真搞不清楚他们的是一个政党还是一个部落.
假如大家的素质不过如此, 怪得了谁?

Anonymous said...

How to you prove that you are not involved in the scandal and corruption of Pempena ?

ZeFang said...

Hi Anonymous, I would suggest you to read the articles in newspaper eg Sin Chew and Star...and the PWH report.... Mei Fun just joined Pempena in April 2008 and when was the scandal & corruption happened? it is simple and understood! 不要冤枉好人,黑白不分,死缠烂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