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1, 2009

感谢鞭笞

拨云见日(49)

本人通过受委上议员重回政府行政队伍消息被证实的前后、现在、甚至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将会受到各类让人难堪与难受的批评,早已是预料中事!

内阁整容公布前的前几天,虽然不曾和任何有权力决定的人谈过,也不曾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任何消息,但由于传言炙热,媒体追问,因此也觉得成为事实的可能性相当高,从那时起就从各类媒体上阅读到了陆续出炉的评论,把败选者通过受委上议员当官比喻为走后门,把败选者归类为不得民心者,因此不应也不该受委!

我身为当事人不适宜也不想反驳,我接受大家的看法与批评,然而今天我重回政府,我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是什么,我也知道我的肩上承载了许多从1999年开始就支持我的选民、马华和马华妇女组众多党员,甚至是许多非政府妇女组织和希望看到我们为国家发展贡献的人民的期望!我要说的是,国阵自从308惨败(有些人说是“惨胜“)和过后多场补选节节败退后,虽然我们在表达自己的立场与捍卫事实时不得不发言,但事实上大声说话的资本已所剩无几,要在未来的三年里重新赢回选民的心,时间太短!因此,已没有时间花在反驳与斗争,我们必须如胡适之所说的:“人活五十我活一百五”,也就是一天当三天用,让事实说话,让行动证明!如果三年后,我们重生,其实我们必须感谢大家的鞭笞!

从昨天开始,不停的电话与传进我电话的上千短讯和我07年车祸甚至08年败选时一样的多,无论深夜清晨至今不断,这些鼓励的短讯和祝贺我无法一一回复,我感谢大家始终如一的支持与鼓励,我会尽力!

周美芬
10/4/09

14 comments: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不懂反省者,自我正当化者都是没有反省勇气的人。反省是何等行为?是赎罪意识旺盛还是真心谢罪?
所谓反省就是回想自己的思想行动,检查其中的错误。如果说反省是为了将来而进行的行动,那反省就必须是有反馈性的。简单来说就是目标致和实值的差一定要有修正的动作。再说白一点,当我们在骑脚车时,脚车常会无意识性地微妙的倾向左或右来保持平衡不是吗?这倾向左或右来保持平衡就是我所要表达的修正的动作。
要反省必须首先看清「目标」是什么后才做「反省」是必要的。二战后的日本是怎样反省的?他们以和平宪法为目标,奋斗纲领是要人民拼经济,忘掉败仗和报仇。目标非常明切,猪笨也会明白。全国上下国民都能与和平宪法共鸣与政府共舞。

天涯客 said...

不管如何做,好与不好,都有人有话说,只要心中坦荡,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人民,放手去做吧!

Elize said...

每人头上一片天,首务当自强。祝福你。

黄 维 崇(显良) said...

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

anti said...

1999年也是这些话 "今天我进入政府,我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是什么,我也知道我的肩上承载了许多从1999年开始就支持我的选民、马华和马华妇女组众多党员,甚至是许多非政府妇女组织和希望看到我们为国家发展贡献的人民的期望!我要说的是,国阵自从308惨败(有些人说是“惨胜“)和过后多场补选节节败退后,虽然我们在表达自己的立场与捍卫事实时不得不发言,但事实上大声说话的资本已所剩无几,要在未来的三年里重新赢回选民的心,时间太短!因此,已没有时间花在反驳与斗争,我们必须如胡适之所说的:“人活五十我活一百五”,也就是一天当三天用,让事实说话,让行动证明!如果三年后,我们重生,其实我们必须感谢大家的鞭笞!"

中选PJ北区议员时也这样说过, 什么问心无愧, 尽了力(捧你的总会长大脚?)讲的太自负,以为只有你自己是对的, 华人亏欠你, 马华对不起你, 没有结婚是牺牲?

你从来没有服务过我们的PJ北区,输了说巫统输, 国阵输, 马华输, 你滚吧, 咸菜都比你强.走后门还说没有, 下一届有本事再回来PJ北区, 我们会让你连按贵金也输调, 你在知道什么是民意, 走后门.

输了只会怪别人.不知悔改的孬种,算了吧.

阿土伯 said...

每一件事,都会有阴阳两面,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有人喜欢有人讨厌。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奥妙。永远有阴与阳来承托协调。

做事只要问心无愧,尽了能力就好了。你问心无愧吗?你尽了力吗?那就要问你自己了!

恭喜你!

Jenita said...

dear anti, PJU 的居民都是受教育的一群,决不会口出污言, PJU 的居民每天进进出出都看到周美芬过去所作出的建设与贡献,许多人虽然因为不同意巫统的所作所为而牺牲了她,但这不表示我们可以否定她的贡献,请别丢我们PJU居民的脸,有话好好说,斯文的说,否则别说,以免贻笑大方.再说你取名anti,摆明anti,显然为反对而反对.省省吧!

NEO-LOGY said...

亲爱的anti,我们pju的居民都很认同周美芬对这个地区的贡献,所以请你别利用我们的名义来这里乱说一通,周美芬一直都是很尽责的人民代意士,会输了当选是因为我们想给狂妄的巫统一个教训,不是因为我们否认周美芬的工作表现。

阿土伯 said...

这句话很重要,不要因为巫统而否决了马华的贡献。可能做得不够好,但还可以进步。与其漫天开骂,不如我们提供一些有建设性的意见,让马华议员做得更好。
我讨厌国阵,并不代表我讨厌马华。我讨厌巫统就代表我讨厌国阵。道理很简单!

angelol said...

人民无法好好鞭靼马华是人民的错
对人民来说,马华就像宠坏了的孩子
是时候狠狠的教训一下

就在下届。。。。尽情期待

asian-fellow said...

Congratulations!

I have the confidence in you!

Just do whatever you need to do. People can talk whatever under the sun, especially those negative remarks or comments.

Performance tells the truth... Cheers!

otk126 said...

美芬,

支持 + 鼓励


胡棟強

kate said...

做自已本分,不做白不做,只要对的起人民,做人民所要的,还不满意的话,是人民的损失!做也骂,不做也骂。唉!

sj said...

重注明这是转贴!

这是我在当今大马看到的一篇帖子~
个人看了后很有些赞同的感悟~
作者的网名叫dragonboy
如果有谁认识他~帮我谢谢他写了这么一篇好的文章~
也转达下我对于没经过作者同意就转贴他的文章感到抱歉~
谢谢!


我的家,在马来西亚,
我的人,住在前南非。

马来西亚( Malaysia )政府不停的责备挑剔的为难以色列( Israel ),
不断的向世人谴责以色列人欺压巴勒斯坦人,
甚至直到今天不准许马来西亚人民到以色列去。

但是,今天马来西亚马来政府切不断实行种族隔离政策。
当他们不断责难以色列时,真正目的是为了掩饰他们的边缘化政策。

几十年前,当我小的时候,父母亲从外国回来,Passport 放在桌子上。
我就很好奇的打开来看,就问爸爸,Passport这里面写的是什么?

爸爸告诉我说,我们马来西亚人民什么国家都可以去,
只是共产党国家和以色列及南非不准去,
因为共产党要控制我们的国家,所以我们不可以和他们来往及和好。

我就很好奇的跟爸爸说,那么说以色列和南非也是共产党。
爸爸对我说,南非和以色列不是共产党国家,
只是因为马来西亚政府不认同他们国家政策,
因为他们的政府尤其是南非,种族主义非常强,
种族隔离政策来对付黑人族群。

在南非,白人少数族群控制著大多数黑人族群,
白人住的地方,黑人不可住、
白人读书的学校,黑人不可读、
白人卖东西的地方,黑人不可买、
白人驾车撞到黑人,应该的,
但是黑人撞到白人,不跑的话,一 定被白人打到死,
不死的话,却被关起来、
白人做高官,黑人不可以、
白人说错话做错事,这是因为技术性问题、
但黑人说出不公平的事实的真相,切被警察关起来,
因为是黑人要挑拨种族冲突,制造种族仇恨,还有许多许多……?

我就继续问爸爸,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这是他们白人的特权,几百年前所规定下来的特权,
不能改,不能变,黑人不可以提起,因为这是特权。

爸爸很自豪的又对我说,马来西亚是个民主国家,领袖们都是很正义,
所以不允许这样不公平的事情发生在二十世纪,
这种不人道的事绝对不应该发生在今日的世界。

我还记得很清楚,小小年纪的我,
第一次我觉得我是马来西亚人而感到无限的光荣。
我还立志,长大後要做军士来保护我所敬爱的马来西亚,
就好像黄明志所强调的,我爱我的国,有国才有家,有家才有我。

几年过後,我从华小进入了国中,简称马来学校。
在这6年的时间里,我开始体会和学会了什么叫著特权。
虽然90%的学生是华人,10%是马来人和印度人,
但在这里我被间接的引导或训练成一只很听话的狗,
土著之上的政策、马来人之上的政策。

6年在马来学校里,100%的政府奖学金或补助金都给了马来人,
难道就没有贫穷的华人和印度人吗?
在学校团体主席位必须留给土著或早已被校方安排好的土著人选。
没有马来人积极参与的团体很大的可能将不会被学校注重。

当时,大山脚有一间我们中学时代所羡慕的马来学校Science School,
在那里,有一流的设备和老师,
当时最让我们羡慕的是那里读书的马来人,
每一个月都有政府所给的零用钱。
还有每次我们跟他们比赛足球时,
他们一身都穿著最新的足球衣,我们切没有。
比赛后他们有冷气巴士在等侯,
我们却要搭脚车或等破旧不准时的Bus Mara回家。
>> 这叫土著特权,
>> 因为他们是马来人,他们必须被帮助坐BMW冷气巴士回家,
>> 而我们也没钱,
>> 必须自己想办法吃自己
>> 踏我的BMX回乡村Berapit的小家。
>>
>> 讲到足球,小时候看国家队比赛,很精采
>> 有华人苏金安,印度人Arumugum和马来人莫达,
>> 但现在看国家队比赛,全都是马来人,偶尔会有一个印度人。
>> 为什么土著之上政策後,华人和印度人变成都不会踢足球吗?
>> 为什么土著之上政策後,耗资近一亿马币上太空旅游的
>> 一定是马来人而不是非马来人。
>> 不是的!
>> 因为我们不可争,一切都已被安排好了,
>> 记得白人和黑人的故事吗!
> > 难怪马来西亚足球队现在变成是东南亚最爱吃鸡蛋的国家队。
>> 可悲!
>>
> > 还记得大学先修班时,
>> 班上有个半土著的人(父亲是华人,母亲是马来人)告诉我,
>> 为什么你要每天这么努力读书,不懂得享受人生。
>> 但是这个不努力也成绩不很好的半土著皮肤半黑的白人
>> 过后轻易进入大学,
>> 而我们这些拼命读书的黄皮肤的黑人有很多进入不了本地大学,
>> 因为别人的妈妈是土猪族的传人,
>> 我们的妈妈是龙的传人。
>> 这就是土族特权而不是龙族特权的时代。
>>
>> 现在的教育制度更可怕,偷学邓小平的一国两制。
>> 这些教育官僚怕被外国人取笑,
>> 因为以前马来人考输华人也可进大学,华人切不可以进大学,
>> 这样做的话有点说不过去。
>> 所以这些官员也学会怎样掩饰土著,
>> 想出了在中学或高中的时候把土著和非土著隔离,
>> 然後考不一样的考试,再加入了课外活动的积分制,
>> 顺理成章的把大部份土著送进大学。
> >
>> 3/12/07世界银行指出,
>> 大马高等学府通过不同 管道包括大学预科班、
>> 大马高级学校文凭、大学基础课程来录取学生、
>> 造成人民质疑政府是否落实绩效制。
> >
>> 原始人制度
> >
>> 这种制度我称为原始人制度,
>> 因为在原始人时代只要那些能跑能打的人就是天下无敌,
>> 而那些有创意和智商的人必须听从能跑能打的人。
>> 就好像假如今天大学有一个医学位,
>> 有一个华人每科科学都考得全国最好,
>> 但是课外活动只属于一般。
>> 而一个马来人科学每科都考得算好,但是不算最好,可是课外活动一流。在原始人制度
>>
>> 下谁会被选进入就读呢?
> > 答案是课外活动一流的马来同胞选为医生,
>> 因为他比较能跑能跳而不是拥有专业的知识。
>>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很多国家不再承认我国的医学位了。
>>
>> 事实上,原始人制度这些年来出现了太多问题。
>> 有许许多多的原始人 半专业人士如马来律师、会计师和工程师无法和非马来人专业人
>>
>> 士竞争。
>> 所以一些原始人制度下受惠的马来官员又想出更妙的方法,
>> 把企业固打原始化,回到古老的原始人方式按人头来分配财富和工作,
>> 而不是按能力来分配工作。
>> 如所有要和Maybank来往的商人必须要用原始人律师而不是专业律师、
>> 所有上市公司或将上市的公司必须按土著和非土著比例来聘请员工。
>> 这是一个极危险性的动作,直接把国家竞争能力减到最低,
>> 而快速的把土著30%经济蛋糕在十到十五年之间快速转移达到70%,
>> 从非马来人手中用合法性夺取所有的资金和国家资源。
>>
>> 这些官员实在历害,
>> 把新经济政策的30%变成按土著和非土著比例70/30的政策,
>> 这说明了他们的胃口已经不按部就班的变大许多,
>> 让有钱的小拿破仑土著更 有钱,然後来控制非土著和大部份的贫穷土著。
>>
>> 过去,我们的许多朋友高中毕业後都跑到新加坡去了,
>> 因为那里的政府爱惜人才,把国家辛辛苦苦栽培十多年的人才都拿去了。
>> 但是自从我们爱拔短剑的教育部长从中国回来後也学会这一招,
>> 开始承认独中生,所有华文好的独中生都被政府接受成为老师,
>> 但是条件就是这些独中生只可以到马来学校教马来人华语而不是到缺少千千万万华文老
>>
>> 师的华小教书。
>> 还有更可怕的是现在马来西亚也开始承认中国大学华文系,
>> 因为这些从北京大学回来的大学生都必须到马来学校教书而非华小。
>> 到时马来小学生学的是纯正中国北京中文系华语,
>> 而华小学生学的是像我这样的Kampung乡村华语,
>> 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
>> 我想告诉马华的领袖,你们的良心在那里,
>> 你想骗华社骗到几时,难道这就是你们争取给华社的功劳。
>>
>> 每一年华社捐给独中的钱多过你们马华捐给华小的钱,
>> 现在你们马华却要反回来做巫统的走狗,
>> 把一流的独中生调到马来学校去,
>> 把华社多年养大的母鸡送给土著。
>> 我更看不过眼的事你们马华眼睁睁的看著马来官员
>> 把一大堆不懂华语而能力很差马来学校都不要的老师调到华小来,
>> 让他们教我们天真无邪的孩子。
> >
>> 黄明志事件
>> 你们只会叫明志道歉,更惨的是民政有些领袖还说明志的不是。
>> 明志道歉过後情况更惨,被5名马来部长每天不断的攻击,又喊又杀!
>> 好像明志犯了偷天大罪。
>> 现在这5名马来部长突然间静了下来,给人的感觉以为他们很大方,
>> 不再追究。
>> 事实上,他们再追究下去的话,天下最大的笑话将会在马来西亚发 生,
>> 原来我们的国歌是改编印尼的情歌Terang Bulan。
>> 这次真的是Malaysia Boleh!
>>
>> 为什么马华现在没有叫5个马来部长向明志道歉呢!
>> 你们可以改编,他就是不可以,这话到底要怎么讲。
>> 我再一次只能说:Malaysia Boleh!大马能!
> >
>> 马华的领袖,尤其是那个大小通吃的刘一端,你们玩够了没有。
>> 以前你们告诉华社,叫我们在大选支持你们给你们机会。
>> 所以上一次大选,所有华社都支持你们,
>> 你们在槟州以及全国各地都取得辉煌的成绩,
>> 但你们给了华社些什么?为什么你们对马六甲华人赶尽杀绝。
> >
>> 为什么小小的前武拉必州议员如刘一端,
>> 以前只是普通的MPSP政府人,在椰树下和我们一起长大,
>> 为什么现在在短短的时间里,可以住进数以百万的屋子。
>>
>> 各位武拉必的华人,
>> 大山脚的华人,
>> 槟城的华人,
>> 全世界几百万到外国工作和已经移居到国外的马来西亚
>> 和新加坡的华人,
>> 我们已经被马华领袖玩够了,
>> 他们是大汉奸,多年来出卖民族的大走狗,
>> 我们不可再靠马华,因为50年前,马华的意 思是代表马来西亚的华人,
>> 但是50年後,马华的意思是代表马来人的化身。
>> 让我们自己来改写华人历史,跟他们讲No的时候。
>>
>> 因此今天华社必须重新整合,
>> 唤醒所有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龙的传人。
>> 不要小看25%的华人,事实上我们是可以左右大局的,
>> 只是我们已被马华、民政以及人联党分散了力量。
>> 我们没有一个中心领袖,所以四分五裂。
>> 但是我想告诉大家,不要忽略了社团领袖,不要忘记了华总和董教总。
>> 过去我们找错了方向,以为马华和民政可以带领我们,
>> 但是我们已经给了他们50年的时间,已经证明一个事实,
>> 他们出卖了华人,马六甲猪农事件和
>> 星州日报槟城高级记者陈云清扣留事件已经证明这一切,
>> 答案只有两个字[无能]。
>> 我个人在送八个字[政党协商,越协越伤]。
>>
>> 现在华人必须把方向调整和重新整合,
>> 把力量集中在全国各地各社团领袖,
>> 把华社的力量凝聚在董教总,
>> 因为历史见证他们从来没有离弃过华社。
>> 这些社团领袖必须互相配合和推动,
>> 设立提升你们的WebBlog布落客,过去你们召开会议叫华人参与出席的Meeting已经过
>> 时。
>> 你们每次召开的会议都很少人出席,这并不代表华社不支持你们,而是每个人都很忙,
>>
>> 很多人现在还要做两份工来维持生活。
>> 所以设立网站如Malaysia Today,Malaysia kini和自由媒体(www.
>> thefreemedia.com)
>> 是所有社团的当务之急。因为年轻人都是在网站和YouTube看新闻。
>>
>> 然後各社团在把力量分散到各华社各基层,
>> 一种声音和一种中心思想,
>> 最後在大选来临时决定把25%的选票投给谁。
>> 以前流行选党不选人,但是现在必须变成跟著大部份的社团领袖,
>> 他们大部份社团选谁,我们跟著他们选谁,
>> 这样无形中社团将会主导整个华社,
>> 政党为了得到支持,必须被动的顺著整个华社的意愿和路线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