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8, 2012

《“鱼生”发明权谁属》


星洲日报《纵目乾坤》第卅六篇


年还没过完,马新间又为了“鱼生”的起源而争论了。从新加坡名厨说“鱼生”是他们于19644人吃宵夜时想出发明的,到马来西亚厨业界人士说大马在1950年代已盛行“鱼生”和被老芙蓉公认为最早把鱼生引入芙蓉的陆祯记第二代陆志就说芙蓉40年代已有鱼生,其孙陆兆福甚至恫言如果旅游部长黄燕燕没有采取行动捍卫鱼生文化,他要和她算账,再到多名大厨说鱼生源自中国,甚至远自清朝,“案情”可说急转直下,最后鱼生的争论已从谁先发明到谁先发扬。

到底一切归于中国是因为这个结论比较不伤马新感情,还是因为实情如此?

事实上文化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概念,至今还未出现一种能被公认的定义,但它是经过一段长时期酝酿而形成的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传统习俗、生活方式、文学艺术、行为规范、思维方式、价值观这一点大概不会错。食物,尤其是美食作为文化一种形诸于外的呈现方式,它是经过食材的不断增减和烹调技术的改进才发展到今天这个面貌,除非今天有人针对“鱼生”或更精确地说“捞鱼生”这种食文化下定义并提出有理有据的考研结果,否则任何人要说“捞鱼生”是由他发明的都不会受到承认,陆兆福如果坚认其先辈在开创与发扬“捞鱼生”上有贡献,首先必须搞清楚负责鉴定国家文化遗产的责任单位是文化部而非旅游部,否则剑指旅游部难免予人“无知”或加深其以打击马华为先,解决课题为次的印象。同时,与其对旅游部长发出近乎“威胁”的挑战,不如“专业”的把先辈开创与发扬“鱼生”的历史功绩作一整理,以促成“大马鱼生文化”的认祖归宗。

检视文化部所公布的100种国家文化遗产美食中,不难发现除了2009年已被列入成为遗产美食的鱼生,还有多种名列其中的美食是否源自马来西亚其实是具争议的,最明显的莫过于月饼。甚至曾经引起马新争论的“海南鸡饭”,根据一些父执辈的说法也非源于马新,而是海南,有者甚至斩钉截铁的说是由宋子文带来马来西亚的。

尝试把尚未进行考究或被证明的美食据为己有是无聊的,在确定“谁是发明者”前,比较谁在有关美食的海外名声更为响亮、或被认为更为美味反而是更具意义的,因为“品尝美食”常常是旅行团的亮点节目,它对国家无烟工业所能创造的经济效益是极大的。

就这一点,我们不得不承认马来西亚在南洋美食的“海外地位”远不及新加坡这个事实,旅游界的人都知道,海外把海南鸡饭称为“新加坡海南鸡饭”的人比称”马来西亚海南鸡饭“的人多,称炒粿条为“新加坡炒粿条”的人比称“槟城炒粿条”的人多,因为他们以为新加坡的炒粿条和海南鸡饭已经是最美味的,更美味的其实在马来西亚这个讯息并没有传到给他们。

我们可以继续的自诩是发明者,但获得海外认同才是重点,就如我们不是认定马来西亚的榴莲比泰国的榴莲美味吗?但我们的市场却远远不如泰国!

我们也许有很好的烹调艺术,我们的美食也许比他人的美味,但仅限于自我感觉良好是可悲的!

在“捍卫鱼生文化”上责备旅游部并不妥当,但在加强推广这一点,旅游部责无旁贷。


周美芬2012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