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4, 2011

解散妇女组!

南洋商报 《道不远人》第卅一篇

言论其他 2011-12-02 17:02
http://www.nanyang.com.my/node/403029?tid=490 (上篇)
http://www.nanyang.com.my/node/403264?tid=490 (下篇)


十多年前当我还是马华妇女组女青年的时候,我应雪华堂妇女组的邀请在她们的十周年特刊《十芳》写了一篇名为“解散妇女组”的文章,刊物出版后,某领袖未看内文,只看标题就招见了我,对我进行了一番苦口婆心的开导。

数年后,当我以雪州马华妇女组主席身分在年度大会发表主席演词时指出,妇女代表权一直无法在党内获提升的原因是我们(指大部分两性党员与领袖)长期以来对党员权力与党组织结构的错误解读所致,因此,需要全党上下从一全新角度认识党组织结构,后因英文报章在报道时“断章取义”,结果为现任总会长在《星报》严词批评,责我狂妄自大,竟要求修改党组织结构。

这几天因马华妇女组主席拿督尤绰韬抛出“解散妇女组”这个课题,让大家思考而引起了多方议论。重温我过去所写的以上文章和发表的演词,时光流逝,我虽对有关课题有了更深入的体会,但当时的许多主要观点至今未变。
争取进入权力核心

为了突破因传统观念和天职等主客观环境,导致女性在争取进入权力核心时面对的弱势,在组织里辟设妇女组和提供保障名额(即一般所说的固打)是女权运动的一项策略性行动。从积极面看,这种带有扶持性的策略将为女权运动扫除阻碍,让妇女在保护伞下拥有发挥与证明实力的平台。

然而,从消极面分析,妇女组的成立和固打的设定,无疑等同承认妇女在能力上的弱势与需要特别关照,容易在人们的思维上引起误导效果,在原已受主客观环境牵制而在事业上面对比男性更多障碍与挑战的女性,思维上再套上了另一道枷锁,不自觉中自我设限,陷入了“妇女组”的藩篱,走不出来, 误以为自己本就不属主流,甚至妄自菲薄,以为自己不如男性,忘却了无论是国家宪法,各政党,甚至社团组织都不曾明文规定女性不能参与中央领导层的竞选。

因此,女性是否能与男性一起竞选某个职位的真正关键,并不在于是否解散妇女组,而在于两性是否了解妇女组成立的目的,绝非在于限制有才华与能力的女性投入母体和男性争一日之长短。

不宜受限于年龄性别

除此,受传统父权至上的威权观念影响,一般人都是从以男性为主的母会高高在上,妇女组与青年团居下的角度来认识组织权力架构的。在组织决策与管理层面看,这个组织架构的解读方式并没有错,但问题在于我们往往忽略了从党员权力的法理上,任何党员的权力是不应也不会因为性别和年龄而受到歧视或限制的,因此从正确的党员权力角度解读组织架构,则不再是由上而下的结构,而应该是一个大圈里有两个小圈,一是妇女组,另一则是40岁以下的青年团,所有在这个大圈里的成员,包括妇女与青年所享有的选与被选权是平等的。

这个观念不清,我们将永远摆脱不了"妇女组"与"青年团"会员"非主流会员"的迷思。这个迷思一日不破,女性永远不会主动进军主流,而男性也永远会把决策层视为他们所专有,女性只应留在妇女组,甚至认为妇女在决策层所取得的任何席次都是对男性权力的侵蚀!

这就是为什么马华即使是国内首个通过修改党章,为妇女党员提供中央代表保障名额的政党,结果却是女性整体中央代表人数不仅没有大幅度提高,反而在人数的增加上受到了更大的人为限制。很多区会领袖以章程仅分配“规定保障名额”予妇女为由,而拒绝让女性享有更多的代表权,导致某些区会妇女组的决策层人数反而较修改党章前减少了。

以上分析足证“妇女组的存在”,并不是限制女性进入权力主流的主因,而扶持政策的结果未必是种瓜得瓜的,真正阻止女性进入主流的是思维!

如果解散妇女组能够促成两性党员思维的解放,解散妇女组将不失为可以考虑的建议。

只是解散妇女组是否就能达到思想解放的目标,而女性代表权无法获得提升的主因,真的只是因为思维上的束缚吗?

以马华妇女组党员中仍然有不少“秉持”不问能力,不考虑女权只以丈夫意见马首是瞻或只重派别不问理念,甚或只求报恩不问是非原则的情况,失去了妇女组这个平台后,女性的代表权将会提升吗?党员的招收是否已遭控制而出现排他?人才的培植通道是否畅通?

这些都是值得关注的课题,否则以妇女党员人数占马华总人数约40%强,又怎么会落得代表权与决策权和所占人数严重失衡的境况呢?

改变思维才能解散

十多年前,我认为妇女组必须等到大家改变了思维,不分性别公平竞争的大环境形成后才能解散。十多年后,我认为与其左三年、右三年痴痴的等,不如主动出击:“只要马华愿意修改党章,明列从下至上各级决策权与领导职位,议员候选人与各级政府职位均保障女性至少占30%,马华妇女组应该立即解散,从此融入主流并任何时候保有至少30%的名额!”

女性实力不逊男性已是事实,空有实力却处处制肘更是事实,惟有通过制度打开通道,突破一切因错误思维而产生的障碍,让女性才华得到挥洒,迎来社会文明的大跃进!

文:周美芬(社会工作者)

1 comment:

一介草夫 said...

要做吗就像隔壁家的养牛老板娘,
她老娘说不走就不走,那还需要说什么解散不解散?结果牛老娘的高位,越做越爽!
不要像那个唐人校长,自己收档不做,真是傻到要死。
还有那些同期同班同学,全部都不听话,都抢位留下!留下当校长,留下当班长,都没有一个下堂求去!叫我们这些小学生都不知道要不要学他们?
看看那个阿祥哥副校长,哪里有学你?
他还不是一样当着副校长咩?
人家早已经翘翘二郎腿请假吃风去了。
我阿玛说:周老师够傻!一下子就快快自己放假,又不会学人家假假请假!
真气死我们这些小学生!到现在还找不到真正的老师来领导我们,真是麻烦!
不过不相干,傻人看ho,周老师还有一个真正的好心肝。离开了唐人学校后,周老师越来越班莱了,
你不信?看看周老师的文章,ha越来越有文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