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2011

《谁在走老路?》


南洋商报《道不远人》第卅三篇

昨日受人所托,见了一位久违了的朋友。这位朋友现在位高权重,不,正确的说,应该是他的老板位高权重,相应的他也就显得位高权重了,因此,要求和他见面的人络绎不绝,和之前“赋闲”在家的门前冷落车马稀岂可同日而语!

短短一小时的会面,得到的最大启示是“位高权重不代表能够随心所欲”,事实上在民主社会体制下越权倾一时、越随心所欲者,其位子越高,地位将越险、权力越大,后果越难测,历史上许多因改革过激而遭推翻及许多滥权领袖倒台或下台后被迫逃亡或面对牢狱之灾的情况即是明证。

领袖的地位是由基层往上一层一层垫高的,基层扎根于大地,是组织架构中最坚稳的,基层只要不满而倒戈相向,位子就摇摇欲坠,不但出师未捷身先死,也很容易摔得粉身碎骨,任你有带领国家腾飞的豪情壮志,也只能失之交臂,壮志难酬。因此,位高权重虽然权倾一时,但在决策时,摆在眼前的选项并不多,尤其是当你的政权正受到严峻挑战时,你更需要步步为营,避免动辄得咎。

放眼我国时下政局,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是有史以来最弱势的政府,他致力改革已是公认,但他的改革之路并不平坦,改革的步伐不断的被集团内部历史留下的积习与恶果拖慢,改革的绩效不断的被陆续揭发的弊端所抵消。

他被迫游走于保守与开明间,稍微开明一点,既得利益群体的鼓噪之声立起,放慢一点,希望看到改革的群体则立即嗤之以鼻,他动辄得咎!

民联给钱是惠民,国阵给钱是买票。

大道收费是搜刮民脂民膏,槟城海底隧道收费则是必须。

这边厢贪污大鱼陆续上钓,那边厢却传来副财长、副首相助理、部长丈夫涉嫌贪污的新闻,虽然行动党倪可敏太太在丈夫短短的行政议员生涯中也获得政府合约、虽然雪州境内按摩中心激增,虽然司法审判裁决前依旧“清白”,但阻止不了的是“既定与刻板印象”。

形势比人强,摆在位高权重首相面前的决策选项其实不多,因为他要考虑得太多!

相对于纳吉,林冠英、卡立、聂阿兹等的决策空间就相对的宽广,要改革须乘势,否则一旦风水轮流转,现在抬起额头,趾高气扬讲话的样子不再代表信心而是高傲、槟城海底隧道收费不再合理而是搜刮。

纳吉要转型,要改善国家政策虽然不易,但更难的是如何在改革的过程中确保属下听话,不再闯祸捅纰漏,更更难的也许还是如何改变相当部分人民对其领导集团的既定负面印象,这个既定印象不改,他的改革之路依旧荆棘满途。

看民联执政数州后在这几年里陆续发生的贪污滥权与争权事件,他们也在走着老路,这条路如果继续,有一天他们也将为改变“既定印象”而伤透脑筋!

周美芬20111230

2 comments:

一介草夫 said...

迂腐之身,断其枝,去其皮,挖其根,美其叶,方能壮其身,开其花,结其果。如不断不去不挖,何以美其叶? 何以成其果!

peter leow said...

Fear God, you will be w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