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0, 2011


星洲日报《纵目乾坤》第卅二篇
《社会需要第三把声音》 
无论政经文教,这个社会需要第三把声音!
这把声音是理性的,她和政党无关、和商业无关;
这把声音只在某个时候,为了某一特定的原因而存在、汇集与整合,也在所坚持和争取的目标达致后随时解散;
组成这把声音的包括个人和组织,当他们之间对某一课题拥有同一看法与坚持的时候,他们的合作是坚定而义无反顾的,然而当他们对某一课题持相反意见时,他们是各自表述,互不认同的。他们之间只有对相关议题的承诺而互不牵制;
这把声音的存在不为个人和组织的短期利益,为的是人类社会、国家人民的文明、福祉和下一代的前途。
           
毫无疑问的,家长教育行动组织(PAGE)、性向自主和净选盟2.0都算得上是第三把声音,因为她们无党派,他们争取的是下一代前途与竞争力、争的是某一群体的人权与尊严、争的是民主精神下没有人会反对的干净选举。

家长教育行动组织(PAGE)所争取的是对是错,见仁见智,但她的出现却在某程度上为敦马哈迪多年前高压推行英文教数理政策时所引起的强烈反对平反,因为当时这股声音是沉默的。这是不是说明了“不说”、“不表态”不等同支持或反对,而是因为表达的时机未到。

存在多年的性向自主运动敲醒了因近期社会运动活络而紧绷且敏感得有点神经质的保守社会,漠视科学生理因素而泛道德的一群让求取社会尊重的弱势群体再度受伤,这伤害也许残酷,但却引了社会的关注而为黎明带来了希望。

而拥有崇高追求理念的净选盟2.0则因政客如安华辈所骑劫而蒙上了党派的影子,
虽则如此,在达成目标和维护单纯议题导向立场,避免被某方骑劫而沦为某方打手两者比较下,后者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我想净选盟会不但不会过于在意被标签,反而会将计就计,接力打力。

目前摆在政府眼前的除了在野党的挑战,对于日趋成熟的公民社会的态度是开明或保守也将决定这个政府的支持率,聪明进步的政府接受任何政策都可能有盲点,她会选择聆听、咨询与商讨。把门关上等同把无党派的公民社会推向敌对党,为对方累计打击自己的筹码。

随着社会运动日益频密,马来西亚队公民社会已然成形,唯一可惜的是政治上我们依旧除了国阵就是民联,什么时候我们的社会也可以接受不代表任何政党,只代表国家人民利益的第三把声音呢?

我曾经幻想我国在下一届大选将有很多对建国有抱负与使命的独立议员出现,这些独立议员与朝野两个阵线若即若离,在某政策议题上同道时如胶似漆,一旦政策立场有异则各自表述。可这个想法还来不及成梦就被我自己推翻而幻灭了!因为获得权力而坚持初心的人,这世上不是没有,可是太少。没有人可以担保这些中选的独立议员不会半途变节被收编,变得利益导向而非家国导向。绕个圈子打回原形,又何必呢?

周美芬 2011118

3 comments:

[ the 3RD PARTY ] said...

好!

A SATU JATI ENTERPRISE said...

Jacky Chan
马华妇女组 :

热烈迎接8万印尼女佣

华裔女佣不得进入 !

www.sinchew.com.my/node/227305?tid=1

minigreen said...

nice opinion, thanks for sh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