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3, 2011

《政治政治我爱你!》


星洲日报《纵目乾坤》第卅三篇

从民政到马华,再从马华到公正党,两次退党,两次跳槽已是政治界中少有的举动,林武灿这回选择离开公正党重新申请加入处于颓势的民政党,他的“勇敢创举”令人咂舌。内里缘由只能从报上他个人的说辞中得知,任何人无论支持或质疑或批判,都只能代表个人或一部人的看法,真正的原因,也许只有林武灿自己知道,也许连林武灿自己也茫然。

按林武灿最近接受报界访问时说,1999年他是在二度中选为柑仔园州议员的隔日与党领导层起了些语言争执后即时拂袖而去,和敦林苍佑之子林建安,一同退出民政党加入马华。

他也说,他曾着迷于公正党在戏台上的“精湛演出”,加入后化了妆却发现里外不一,不适合之余也没有演出机会。

他还说,停用12年后才发现民政党是他最适合使用的洗发水。

理由,他说了不少,但这些理由不但无法证明他的政治智慧与情操,却一再地凸显与强化了他决策冲动,表里不分和目标不清的另一面。

在一个政党里和同志们一起打拼,一起面对政治上的冷暖起伏,和党的成败兴衰休戚与共,要退出谈何容易,要跳槽更不得不有抛弃战友的铁石心肠,尤其是对于曾经提供机会让自己在政治上施展抱负的党,退出所承受的不只是情感上的不舍,还包括了对同志和党的背弃,在情人的角度是做了负心人,在友情角度是背信弃义,在组织的角度是背叛变节。即便他说:“我觉得叫我做青蛙的人不是一般人民,而是要谋杀我的人格的人。对于青蛙”的标签,他表示不可能阻止言论自由,仅能希望多了解多沟通。对于别人的质疑,他表示只要问心无愧并乐于接受。”但这又岂是一句“问心无愧”了得?

即便他提供了很多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力量”、什么“理由”、什么“勇气”让他可以作出让自己陷入遭受讥讽、人格蒙上污点的“无畏”决定,除了因为染上了“政治毒瘾”,找不出其他解释。

政治对许多从政者而言宛如染上了毒瘾,林武灿不惜承受“青蛙”的讥嘲不惜三退三跳和许多希望永远留在政坛高峰的人不过是异曲同工。一些政治人物,无论职大职小,数十年霸着位子就是不下、一些为了保住权位道义摆两旁、一些则屈颜卑膝为求继续在位或争取上位。说穿了,这些都是“政治瘾君子”,政治对这类人而言已是他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已享有的尊荣放不下、未得到的期望飞上枝头,而沉下了的则还拼命的找一片浮木希望再次浮起!

政治政治最叱诧   政治政治最尊荣
春夏飞在枝头上   政治政治我爱你
政治政治情利重   政治政治权益浓
春夏处在荆棘里   政治政治我爱你
心的誓约,利的情意
权利的光辉照大地
政治政治枝干粗    政治政治刺儿锐
伤了嫩枝和娇蕊    政治政治我爱你
政治政治心儿坚    政治政治刺儿尖
毁誉难免并蒂枝连理   政治政治我爱你!

周美芬 20111220

1 comment:

一介草夫 said...

人生就是一场戏,政治更是一场show.或当影帝或当影后,或当配角后,,或者荣获终身成就奖,就看个人的演技,观众会不会拍手,回不会叫虚,就要时代的配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