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6, 2013

《马华需要的是方向与坚持》


星洲日报 2013年12月14日《允执厥中》第八篇

505后的马华党选并没有因为马华处在有史以来最低潮的时刻而比过去平静,总会长职至今出现了三角战,加上蠢蠢欲动的丹斯里李金友,出现四角对垒的情况并非不可能,加上目前已宣布,随时可能由八名增加到十名的副总会长人选和预料至少会有八十人角逐的廿五个中委职,竞选气氛炙热几达前所未有。从正面看待这种热闹的情况,显见马华党员并未因为大选的惨败而放弃马华,反而争相欲为马华的改革与重建贡献力量者多。
 
然而,党选固然激烈,党选后如何重振马华的挑战却不容小觑,其挑战之严峻非以往任何时候可比拟。原因是505大选后的多个政治板块出现了重组与移动,包括,马华的华裔支持率跌破30%至平均只有约18%;华人选票首度出现了全国不分城乡、年龄与社会阶层一致投选民联的情况,过去非常注重和候选人的互动与感情,同时对提供良好基层服务者投桃报李的华裔乡区选民的投票心态已出现了转向;在国阵赢得的133席中,东马占了47(35.34%),加上马华不入阁的情况下,总数56名政府部长的现任内阁中,东马议员占了20名,即12名部长(总数30)8名副部长(总数26)相等于35.71%。许多对马来西亚半岛人民而言相对陌生的面孔突然出现在内阁里,其中以掌管向由马华部长管理了数十年的华人新村事务,来自沙巴的城市和谐、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的例子最为明显。东马政治人物在马来西亚政治的影响力与能见度前所未有的提升,马华与民政在沙巴势力微弱,在砂拉越没有选区,加上印度国大党保持2名部长,2名副部长,一名人民进步党和非政府组织兴权会主席瓦达慕迪,印裔在内阁有6名成员,华裔代表不仅最少,仅有的两名也是不谙华语,对华裔文化习俗认识不深,甚至打从一开始就不以华裔代表自居的英语圈华人,未来马华即使赢回308时的15席,甚或赢得更漂亮,要取回原数额的内阁人数将面对成员党“拿到了就不放手”的挑战。

与此同时,国阵或巫统虽然在民族性有别和“恩庇”政策等因素下稳住并成功吸引回不少的巫、印裔乡区票源,但城乡巫、印裔的投票倾向出现分道扬镳式分裂的情况却不容忽视,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未来是否还能以“惠民”的“恩庇”政策牢控乡区巫、印裔选民的选票值得关注。巫统在不敢寄望华裔与城市选票的情况下,为了生存必然想尽办法稳住现有的支持,“土著经济政策”的推出也许只是更多照顾土著政策的第一项。从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不以奋力求学争取优良成绩勉励土著学生,反而以研究让未考获一等学士学位的高等教育贷学金土著学生也享有奖掖回应巫统党员的要求;凯里在在最近巫青大会上致辞时也一改过去数年以开明形象示人的态度,不从绩效反从种族角度对私人企业呛声,要求委任土著主管等,足以证明巫统正以“讨好”回报土著的支持,以扩大“恩庇”稳住土著票源。

另一方面,在宣传口号上对准巫统,强调巫统的霸权,实则绕个圈子打击并凸显马华与其他国阵华基政党“当家不当权”的民联,尤其是行动党则势必因离执政尚欠箭步之遥而继续加强火力,马华目前的情境可说是背腹受敌,四面楚歌,“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情况在未来将让领导层疲于奔命。

换言之,马华已不能像过去一般,以过去曾经为国家和华裔立下的汗马功劳要求人民的支持,改革与重建马华也不能单靠一人,而需一组人,而这一组人除了即将产生的中委会成员,也必须包括中委会外的贤人能士。
 
未来的马华总会长除了必须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还得有接受自己并非万能,能容人、用人的胸襟;有冷静、容忍与耐力的特质。当选的马华总会长的第一件事当然也绝对不能是其中一位候选人所说的“与林冠英辩论”,因为总会长不是辩论队队长;一党之尊更决不能表现的犹如“斗鸡”,更不应该以“口舌”之争为首要工作,反应是实实在在的扮演运筹帷幄,启动改革与重建马华的角色,否则马华只需从大学中把所有的金牌辩手都网罗进党即可,还需大费周章的投选下一任的领导吗?

马华眼前的路不会是坦途!需要的是方向与坚持、稳健,一步一脚印,慢慢的从谷底爬出来!

有一个老鹰的故事说,老鹰一生寿命可达70岁高寿,要活那么长,牠在40岁时必须做出困难却又十分重要的决定。因为届时牠锋利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效地捕抓猎物;牠的喙变得又长又弯,翅膀开始变得十分沉重,振翅高飞的雄风不再。这时的老鹰只有等死或接受痛苦而漫长的150天“修炼”两个选择。牠必须费尽全力飞到一个绝高的山巅,筑巢停留于悬崖之上,开始过苦行僧般的生活,首先用牠的喙用力击打岩石直至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候新的喙长出来。新喙长出后,老鹰就用牠新长出的喙把脚指甲一根一根的拔出,新脚指甲长出后,老鹰再用指甲把沉重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5个月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老鹰“脱胎换骨”,再次振翅高飞。马华诸公也许可以老鹰的故事自勉。

周美芬 20131213

 

 
 

2 comments:

cw said...

说实在的,贵党新任总会长跟“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冷静、运筹帷幄,和改革”都完全扯不上关系。
不晓得华社会怎看这位新任总会长,不过我身边的朋友都一致认为马华是从此走进了历史。
有了这位总会长,莫说改革,马华就连翻身的机会都不需要了。

啊!可别忘了祝贺新总会长,也不忘了祝贺你当选。

Choy AH TAIM said...

親爱的佛教信士.
佛教之地,都是要善伩修守戒律, 但令人痛心的是 Samnak Sambodhi Buddhist Association No: 19 Jalan 38 Taman Desa Jaya 52100 Kepong Selangor, Malaysia.三宝寺却不以身作則。他们允许缅甸外劳庆祝佳日,隨心所意,在当地杀鱼.鸡. 猪.羊及飲酒做乐,醉身萝死耒污垢佛教神聖之地.至今 已引起居民的反感。

針对以上的题,身为佛教伩徒,也是前任理事会成员,我依佛陀的教育,据理力争。但孤掌难呜,却被一手遮天,以商业利益为重的马华公会,鹅嘜区会主席叶金福(Yip Kum Fook,MCA Man), 把我排除在外,其用意, 一目了然,想完全控(Yip Kum Fook,Politic Man)制甲洞帝沙再也,三宝寺耒达到私利賺钱.现在, 他应用外耒和尚主持三宝寺,其目的,也更清楚,因为外耒者不知内幕,不能久留,无杈过向。

回顾10年前之事,由本地吉兰丹和尚仼壇主兼顾问之時, 此种现象,是不曾发生的,为何到了叶金福(Yip Kum Fook, MCA Man)的領导乏下,却帶耒如此違反佛教的文化?难怪,前仼壇主 也一声不言就远离了,必有其苦衷。

为了佛教的遵严,我不忍看它沦落为醉身耒萝死之地, 让人耻笑,在此, 我只好通过现代的管道,泣声敬请,佛教伩仰者及马耒西亜佛总能加以关注, 并给予该理事会劝导,尽速觧决此事,以免这种污点影响整体的佛教良好形象。

http://margeemar.blogspot.com/2011/01/pro-umno-mca-is-anti-buddhist.html
http://margeemar.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