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1


《真的“铁了心吗?》

星洲日报《纵目乾坤》第

瞪着昨日《星洲日报》头条血红而斗大的标题:〈开拓中国市场,首相鼓励友族学华语〉,我哑然失笑,对这和我曾经于大约10年前国会财政预算案辩论时的论述几乎同出一辙的观点,心里百味杂陈。

相当年初出茅庐的我在国会上“大言不惭”的发表大意为:“中国拥有13亿人口的庞大市场,加上世界到处有华人,为了国家的经济发展,我国政府应该鼓励全民学华语。”。第二天清晨,我的名字立即就上了马来报章的头版,在马来社会被被打成了种族沙文主义者,还清楚记得当时马华一位资深领袖在国会遇到我的时候以轻松的语调开玩笑的说:“哇,刚做国会议员名字就上了马来报的头版,我当了几届,还没机会呢!”。

今天,首相作出这样的呼吁,他的中文名字“纳吉”后有他的儿子季平确保“四季和平”,他人前人后吹嘘似的不断向众人炫耀孩子季平的“华语”,而有华文报章也毫不吝啬的连续花了两天两个全版特别为他做了专题报导,这样毫不保留的接纳与推广华语的学习,是因为他要带领巫统领导在治国“意识形态”上转型,而有了面对极端马来社群压力的勇气吗?我们不得而知,但时移势易则毫无疑问。

在面对回教刑事法上,他清楚响亮的宣布国阵不实施回教刑事法,相对于安华支持回教刑事法的表态,让安华压根儿不曾改变的回教主义心态昭然天下,可怜声明尊重他党意见的行动党还被聂阿兹讥笑为“怕鬼的小孩”,莫说小孩无法执政,还要是“怕鬼”的小孩,他说:“就如大家不知道鬼是什么模样,却怕鬼怕得要命。”

按聂老的说法,他的本意是巴死刑死刑事发阿兹极小这个发展感觉高兴,也为首席昂报德把伊斯兰刑事法纳入司法里,而这套刑罚依然需要法官及主控官。

他还说,伊斯兰刑事法比现有的死刑法律更仁慈,因为现有的法律有死刑,尤其是拥有毒品可以被判死刑。

可惜的是他忘了这些年来我国因为两套不同的家庭法所引起的问题,当法官面对自身宗教社群的压力时,他即使想公正裁断,但他真的做得到吗?当“公正”放在两套不同的法律下,又孰是孰非,如何取舍呢?过去某些案件出现尝试平衡两方,结果模棱两可的情况已让一国两套法律的弊端无所遁形。

与此同时,当伊斯兰毒驴和非伊斯兰毒驴罪名成立而出现前者监禁,后者死刑的判决时,你可以说刑事法的执行不实施于非伊斯兰人民身上而与他们无关吗?法律的公正何存?如果认为死刑太残忍,与其实行回教刑事法,不如修改现有的刑事法不是更直截了当而无后遗症吗?

五十余年来,我们不断的纠缠于种族、语文、宗教等敏感课题,因为家长权威式的领导和公民社会的尚未成型,前任首相伯拉的开明执政,虽然因为个性上过于温和容易妥协的缺点,让自己在政治上栽了个大筋斗,为纳吉留下了个“烂摊子”,但却为国家转型开了路,提供了契机,历史会给他公平的裁断。纳吉已趁势推动改革,看他废除内安法令、修改出版印刷法令、推动新经济模式、提升行政绩效、亲自走入民间、鼓励学华语等措施,转型列车已然开动。

民联利用了伯拉政权所提供的空间得到了伸展的机会,藉挥动开明、开放与民主大旗拿下几个州执政权,雄心勃勃放眼执政布城的公正党和回教党,该不会是得意忘形得太早而不自觉的让尾巴露了出来吧?

华裔真的“铁了心吗”?会对国家政局的发展重新评估吗?纳吉的一系列措措施能软化他们的心吗?且拭目以待!

周美芬 2011年9月28日

1 comment:

一介草夫 said...

周小姐是有骨气的人物!但是可惜,就这样被政客弄了下去,太不值得了。希望将来有人慧眼识英雄,能让周小姐再战江湖!没理由就这么快,让你消失政坛的呀!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