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7, 2010

《除团结别包容无他法!》(原定题目:《不容易哦!》)

以下是本人参加星洲日报专栏六日谭专栏的第一篇文章,岂料出师不利,写得太长,惨被删减,谨此附上原文让大家指教。

星洲日报言路《六日谭》7/7/10《侧目乾坤》第一篇

《除团结别包容无他法!》(原定题目:《不容易哦!》)
首相日前在为他自己的区会北根巫统大会开幕时,以南非世界杯足球赛强旅纷纷出局的赛果作为反面教材,促请巫统及国阵党员必须发挥团队精神,以赢取第十三届全国大选。

他还例举了影响选民投票的四大因素,包括选民对中央政府领导的满意程度、州政府的表现、政党能否为地方上选民所爱戴和人民代议士的表现!

无疑的,首相已点出了避免重蹈南非足球赛强旅纷纷出局覆辙的多项重点,其所用关键词“团结”更是国阵未来能否继续主政中央和各州政府的重点中的重点!

然而他却忘了更清楚的告诉他的党员,“团结”的首要条件就是让战友或伙伴受到公平的对待、不但感觉受到尊重,在实质上也必须确实受到尊重!

什么叫”KONGSI KUASA” (不是发生在雪州政府的“恭喜刮沙”),kongsi kuasa是权力分享,是在认同了大家都是 国家主人的大原则下的权力分享,70年代之所以海纳百川,把国内几乎所有代表各族群的政党都纳入以成立国阵的原因明显的也和今天巫统一再挂在嘴头上的Inclusive,也就是包容是一致的,那为什么在过了数十年后的今天,我们还在重提“团结”和“包容”这两个今天应该已是丰收的“果实”呢?是不是因为“团结”和“包容”在岁月的流逝中磨损了,变调了!还是因为当初的“团结”和“包容”其实只是为了“收集”各族群选票而提出的漂亮方案呢?是不是流于形式的“团结”和“包容”终于经不起时代的考验了?

为什么批与不批赌球执照的决定是在巫统最高理事会后宣布?为什么宣布时所采用的用语是政府不批而不是巫统不赞成,过后将带回内阁讨论以作最后的决定呢?为什么人民会强烈的认为土著权威组织是亲国阵的组织而不是亲民联的组织呢?为什么副首相宣布国小教导母语,民间的反应不是欣喜若狂而是喜忧参半或甚至憂多于喜呢?为什么华小半津或全津会成为课题?为什么林祥才建议提高月收入达三千令吉才征个人所得税的言论会轻易被歪曲而百口莫辩?为什么发生在雪州的卖沙丑闻,只需祭出SELCAT这些张牌就轻易的摆脱了社会的追究?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很多的为什么都需要回答!

直到今天,许多对政府不利的讯息仍然在网上流传,内容层出不穷。您可以说其中很多是误导性的,你也可以叫大家不要相信拉惹柏特拉,但人民在收件后总是忍不住再传发,为什么,因为他牵动了人民最敏感的那一条神经线,他满足了人民宣泄与抒发不满的情绪需求!

今天朝野政党依旧不断的在鼓励党员登记选民,广招党员,但似乎从来没有人问是不是登记了越多的选民,广招了更多的党员就表示下一届大选能获得更多的选票呢?答案显然是未必,结果甚至可能白忙一场而为他人作嫁!立调查中心进行了人民对纳吉支持度的调查,结果首相支持率的提升是让人振奋的,但独立调查中心却没有进行人民对巫统和对其他政党及领袖的调查,人民如果看到了纳吉的改变,但看不到巫统的改变、如果看到了漂亮政策的宣布却看不到实际的贯彻与落实,又或者多几个把批准赌球当成是尊重华人文化,而对承认统考却噤若寒蝉的部长,那首相的支持率还会持续升高吗?首相个人的改变和马华的“敢怒敢言”和“敢做敢当”真的就足以助国阵挽狂澜于既倒吗?

距离下届大选不远了,如何让人民转失望为希望,改厌倦为欣喜,放弃求变而相信国阵依旧是唯一的选择才是重点!除了落实实质的尊重,KONGSIN KUASA 和INCLUSIVE别无他法!如果像目前这种走两步退一步的作法,不是不可能,只是不容易哦!

7 comments:

ADONIS said...

工作是一时的,如果只存在为别人工作的观念,
在不景气的现在,如何突破经济限制,
免费体验(评估和瞭解) http://www.eloha.ws

王名仁 said...

It takes all kinds to make a world.............................................................

芸茂芸茂 said...

感謝予我如此動感的blog!..................................................................

奕翰 said...

马华“敢怒敢言”和“敢做敢当”??

对于国家经济的发展与规划,马华敢怒吗??敢言吗??
常在别人推出经济方案后,马华的领袖才敢随后相和呼应,对于人家提出好的方案,马华的领袖就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的大夸特夸,但当别人提出不公平或有损华社利益的方案,某些马华领袖还要想方设法的去掩护,消毒!!
像刚刚闹得满城风雨的“赌球执照”,这明明是一项荼毒华社的决策,却还有一些无知的领袖一直在为“执照”护航,说什么合法赌球可以杜绝非法赌球,说什么赌球行业是100%属于华社的事业!!
如果合法赌球可以杜绝非法赌球,为什么合法博彩业却不能够杜绝非法万字票??
如果真要杜绝非法万字票,其实只要关闭所有的合法博采,没有开彩,无字可对,非法万字票自然无法营运。
那位说不发赌球执照是华社损失了一项100%属于华社的事业的领袖更是头脑简单!!以荼毒自家的子弟来谋取福利,最后再把丰厚的盈利所得让政府抽取高额的税收,这叫做为华社谋福利!!如果政府抽取的税收都能用来建设国家还无所谓,但真实的情况事,政府的钱财在不断的营私舞弊下,最终落入了某些人自家的口袋!!但是马华的领袖对于已经暴露的营私舞弊事件都静若寒蝉,更别提什么“敢怒”,也别说什么“敢言”!!!仿佛忘记了自己是当权的政党!!

马华不是人才济济吗??为什么马华就不能成立党内的经济策划局,为国家未来的经济规划作出一套有利全民的方案??为什么当人家说不能废除30%的土族固打制时,马华的领袖就无言以对??

什么是30%的土族固打制??这是一项祸国殃民的强盗政策,是阻碍国家经济前进的绊脚石,是那些为了一己私利不惜出卖国家经济利益的叛国者所坚持的制度!!

30%的土族固打制能够对那些乡区依然贫困的马来人有帮助吗??答案肯定是“不能”。30%的土族固打制只不过让那些高官显要或其身边一小撮追随者得利,那些在乡区里贫穷的马来人根本无法从这个制度上获得任何利益。既然这个制度无法让贫穷的马来人获益,为什么我们还要延续??

但30%的土族固打制却让外资拒绝到我国来投资,也让本地许多非土族的资本家都撤资到海外去投资,这对国家经济的成长造成了无法估计的损失,这不就是祸国殃民吗??

其实只要取消30%的土族固打制,只要有外资或本地的资本家在我国作出投资,肯定得益的是全体的马来西亚人,也包括了贫穷的马来人,因为有投资肯定就会制造许多工作岗位,许多失业贫穷的马来人就更容易找到工作,而一个大投资所带动的周边经济活动也必利惠许多中下层的民众,那些从事出口的行业,更能为国家赚取许多的外汇,协助国家平衡贸易逆差。

但,这些可以惠及全民的经济机会,就让那些自私自利,为了可以继续坐享其成的去瓜分别人辛苦经营所得的叛国者所否决了!!他们枉顾了全民的利益,枉顾了国家经济的成长,虚伪的打着种族主义的旗帜,背地里却只不过为了谋取自家的财富!!

须知到,扩大经济蛋糕才是协助全民富裕的最佳方法,而政府所作出的抉择,必须是惠及全民,尤其是占大部分的中下层阶级。如果30%的土族固打制不废除,会有外资愿意到我国来投资吗??如果没有,那些高喊着维护30%的土族固打制的无知之徒又怎样让自己的民族能够从中得益呢??但如果政府依然对振兴国家经济束手无策,让国家经济继续萎缩,到时僧多粥少,在“国移民为本,民以食为天”的定律下,再看看我们英明的领袖还能用什么花言巧语来骗取选民手中的选票??

奕翰 said...

马华“敢怒敢言”和“敢做敢当”??

对于国家经济的发展与规划,马华敢怒吗??敢言吗??
常在别人推出经济方案后,马华的领袖才敢随后相和呼应,对于人家提出好的方案,马华的领袖就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的大夸特夸,但当别人提出不公平或有损华社利益的方案,某些马华领袖还要想方设法的去掩护,消毒!!
像刚刚闹得满城风雨的“赌球执照”,这明明是一项荼毒华社的决策,却还有一些无知的领袖一直在为“执照”护航,说什么合法赌球可以杜绝非法赌球,说什么赌球行业是100%属于华社的事业!!
如果合法赌球可以杜绝非法赌球,为什么合法博彩业却不能够杜绝非法万字票??
如果真要杜绝非法万字票,其实只要关闭所有的合法博采,没有开彩,无字可对,非法万字票自然无法营运。
那位说不发赌球执照是华社损失了一项100%属于华社的事业的领袖更是头脑简单!!以荼毒自家的子弟来谋取福利,最后再把丰厚的盈利所得让政府抽取高额的税收,这叫做为华社谋福利!!如果政府抽取的税收都能用来建设国家还无所谓,但真实的情况事,政府的钱财在不断的营私舞弊下,最终落入了某些人自家的口袋!!但是马华的领袖对于已经暴露的营私舞弊事件都静若寒蝉,更别提什么“敢怒”,也别说什么“敢言”!!!仿佛忘记了自己是当权的政党!!

马华不是人才济济吗??为什么马华就不能成立党内的经济策划局,为国家未来的经济规划作出一套有利全民的方案??为什么当人家说不能废除30%的土族固打制时,马华的领袖就无言以对??

什么是30%的土族固打制??这是一项祸国殃民的强盗政策,是阻碍国家经济前进的绊脚石,是那些为了一己私利不惜出卖国家经济利益的叛国者所坚持的制度!!

30%的土族固打制能够对那些乡区依然贫困的马来人有帮助吗??答案肯定是“不能”。30%的土族固打制只不过让那些高官显要或其身边一小撮追随者得利,那些在乡区里贫穷的马来人根本无法从这个制度上获得任何利益。既然这个制度无法让贫穷的马来人获益,为什么我们还要延续??

但30%的土族固打制却让外资拒绝到我国来投资,也让本地许多非土族的资本家都撤资到海外去投资,这对国家经济的成长造成了无法估计的损失,这不就是祸国殃民吗??

其实只要取消30%的土族固打制,只要有外资或本地的资本家在我国作出投资,肯定得益的是全体的马来西亚人,也包括了贫穷的马来人,因为有投资肯定就会制造许多工作岗位,许多失业贫穷的马来人就更容易找到工作,而一个大投资所带动的周边经济活动也必利惠许多中下层的民众,那些从事出口的行业,更能为国家赚取许多的外汇,协助国家平衡贸易逆差。

但,这些可以惠及全民的经济机会,就让那些自私自利,为了可以继续坐享其成的去瓜分别人辛苦经营所得的叛国者所否决了!!他们枉顾了全民的利益,枉顾了国家经济的成长,虚伪的打着种族主义的旗帜,背地里却只不过为了谋取自家的财富!!

须知到,扩大经济蛋糕才是协助全民富裕的最佳方法,而政府所作出的抉择,必须是惠及全民,尤其是占大部分的中下层阶级。如果30%的土族固打制不废除,会有外资愿意到我国来投资吗??如果没有,那些高喊着维护30%的土族固打制的无知之徒又怎样让自己的民族能够从中得益呢??但如果政府依然对振兴国家经济束手无策,让国家经济继续萎缩,到时僧多粥少,在“国移民为本,民以食为天”的定律下,再看看我们英明的领袖还能用什么花言巧语来骗取选民手中的选票??

奕翰 said...

马华“敢怒敢言”和“敢做敢当”??

对于国家经济的发展与规划,马华敢怒吗??敢言吗??
常在别人推出经济方案后,马华的领袖才敢随后相和呼应,对于人家提出好的方案,马华的领袖就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的大夸特夸,但当别人提出不公平或有损华社利益的方案,某些马华领袖还要想方设法的去掩护,消毒!!
像刚刚闹得满城风雨的“赌球执照”,这明明是一项荼毒华社的决策,却还有一些无知的领袖一直在为“执照”护航,说什么合法赌球可以杜绝非法赌球,说什么赌球行业是100%属于华社的事业!!
如果合法赌球可以杜绝非法赌球,为什么合法博彩业却不能够杜绝非法万字票??
如果真要杜绝非法万字票,其实只要关闭所有的合法博采,没有开彩,无字可对,非法万字票自然无法营运。
那位说不发赌球执照是华社损失了一项100%属于华社的事业的领袖更是头脑简单!!以荼毒自家的子弟来谋取福利,最后再把丰厚的盈利所得让政府抽取高额的税收,这叫做为华社谋福利!!如果政府抽取的税收都能用来建设国家还无所谓,但真实的情况事,政府的钱财在不断的营私舞弊下,最终落入了某些人自家的口袋!!但是马华的领袖对于已经暴露的营私舞弊事件都静若寒蝉,更别提什么“敢怒”,也别说什么“敢言”!!!仿佛忘记了自己是当权的政党!!

马华不是人才济济吗??为什么马华就不能成立党内的经济策划局,为国家未来的经济规划作出一套有利全民的方案??为什么当人家说不能废除30%的土族固打制时,马华的领袖就无言以对??

什么是30%的土族固打制??这是一项祸国殃民的强盗政策,是阻碍国家经济前进的绊脚石,是那些为了一己私利不惜出卖国家经济利益的叛国者所坚持的制度!!

30%的土族固打制能够对那些乡区依然贫困的马来人有帮助吗??答案肯定是“不能”。30%的土族固打制只不过让那些高官显要或其身边一小撮追随者得利,那些在乡区里贫穷的马来人根本无法从这个制度上获得任何利益。既然这个制度无法让贫穷的马来人获益,为什么我们还要延续??

但30%的土族固打制却让外资拒绝到我国来投资,也让本地许多非土族的资本家都撤资到海外去投资,这对国家经济的成长造成了无法估计的损失,这不就是祸国殃民吗??

其实只要取消30%的土族固打制,只要有外资或本地的资本家在我国作出投资,肯定得益的是全体的马来西亚人,也包括了贫穷的马来人,因为有投资肯定就会制造许多工作岗位,许多失业贫穷的马来人就更容易找到工作,而一个大投资所带动的周边经济活动也必利惠许多中下层的民众,那些从事出口的行业,更能为国家赚取许多的外汇,协助国家平衡贸易逆差。

但,这些可以惠及全民的经济机会,就让那些自私自利,为了可以继续坐享其成的去瓜分别人辛苦经营所得的叛国者所否决了!!他们枉顾了全民的利益,枉顾了国家经济的成长,虚伪的打着种族主义的旗帜,背地里却只不过为了谋取自家的财富!!

须知到,扩大经济蛋糕才是协助全民富裕的最佳方法,而政府所作出的抉择,必须是惠及全民,尤其是占大部分的中下层阶级。如果30%的土族固打制不废除,会有外资愿意到我国来投资吗??如果没有,那些高喊着维护30%的土族固打制的无知之徒又怎样让自己的民族能够从中得益呢??但如果政府依然对振兴国家经济束手无策,让国家经济继续萎缩,到时僧多粥少,在“国移民为本,民以食为天”的定律下,再看看我们英明的领袖还能用什么花言巧语来骗取选民手中的选票??

竹青 said...

好的blog就是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