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2, 2012

《对首相代掌妇女部的期望》


星洲日报《纵目乾坤》第41


巫统政治虽由男性主宰,但两性党员人数以妇女为众,在人数上是名副其实的超越半边天。加上这么多年来在大选期间扮演串门入户拉票角色并为国阵选举立下巨大汗马功劳的都是以妇女党员为主,安定妇女组军心等同保住元气,首相亲掌妇女部不但宣示他对妇女组的重视,有振奋与激励士气的功效,也有保住莎丽查颜面,去除她受“新任妇女部长”潜在威胁的疑虑,另一方面也堵住了反莎丽查力量的不满情绪,不看僧面看佛面,断不敢和首相争部长位。因此首相亲自代掌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长职虽然出人意表,但却是为了迎战空前严峻的大选所采取的政治决策。

这个决策虽然比公正党违民主法制,舍名正言顺女党主席旺阿兹莎而赋予安华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领袖”以实权要高明,也符合法度,但仍难免落人口实,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指巫统有逾百万女性党员,却连一个代掌妇女部的人才都找不到的嘲讽能获认同也就不足为奇。只是,我觉得社会更需关注的反而是首相代掌妇女部这段时间的个人职责定位为何?是只扮演过渡性监管的角色还是扮演领导与决策的实质部长功能?如果只是监管,对首相的领导而言,等同抓了鹿却不会脱角,对这个部门而言则错失了一个获得“赋权”扮演有效角色的契机。

就部门规模而言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是其中一个公务员人数最多的政府部门,就职责涵盖面而言,除了贫困、残障、乐龄、儿童、灾黎等弱势群体,她还对国家人口发展,全民家庭、占人口半数的女性和提供关爱服务的非政府福利机构与辅导员负责。换句话说,她的对象是全民。

从纵的角度看,她应该是一个深入基层,和人民接触最为直接与频密的部门。可惜的是这个部门除了在发放福利金与管理政府属下福利机构如老人院、感化院、孤儿院、庇护所、残障人士康复中心等有权力外,在其余关系全民福利的决策与执行上则只能扮演倡导和游说的角色。

她虽负责残障人士的福利并制定了残障人士法令,但落实无障碍城市的工作需靠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县市议会与交通部的基本建设;她虽主掌人口发展与负责乐龄的身心灵健康,但生殖保健与医药还得靠卫生部;她虽照顾女性安全与职场平权但维护女性人身安全的刑事法典执法部门是内政部、负责雇用法令的是劳工部;她虽负责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但直接执行的单位是教育部。。。。

综合以上,显见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职责与所拥有的职权不符,如要有效发挥功能非得获得最高权力的护航和政府明确而设定期限的关爱政策,否则弱势群体需要的“特殊”设备与福利不会是各部门的首要考量,而各部门在推动任何政策与建设的时候也将轻易忽略弱势群体的需求。

国阵政府推动一个马来西亚人民福利计划、发放人民援助金、200令吉购书卷、100令吉学生援助金是为了以实际行动关怀弱势,这些福利虽然“窝心”,毕竟是一次过,同时是给鱼而不是助民轻松钓鱼,给钱不如赋权,赋权必须通过各部门的弱势关爱政策与执行落实,而最有威权确保各部门执行的就是来自首相的指令与领导。

利用这段代掌妇女部的短暂时期为国阵政府现在,未来和永远的关爱弱势政策与精神定调,以KPI绩效方式定下落实期限是对首相代掌这个部门的期望,否则任何“一诺千金”都属权宜政策,关爱人民的口号将显得苍白无力。


周美芬2012410


1 comment:

一介草夫 said...

首相暂代职位,不知道会不会 代 养 牛牛?牛圈里的牛牛,会不会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