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4, 2011


南洋商报《道不远人》第廿八篇

《我最中立?》

马六甲华堂注册被撤销、林冠英儿子非礼女生的“龌龊政治”论、许子根“拖衰家”、宗教团体施赠贫老是诱人叛教?马青美眉事件是尊重还是侮辱?浏览国内时事发展,谁是谁非?何谓真理?如何评断?宋朝苏轼名诗《题西林壁》  中“ 横看成岭侧成峰”一语道破从不同角度看,事情结论不同,所以“ 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原因是你的立场,你选择站在那个角度,你就会相信那一个角度的看法。身为民众的往往在详读报上各方评论后让自己心中那把尺作个评断,以为自己最中立,时移境迁或掌握更多资料后再回首,才发现其实自己也很武断,也很偏颇。

社团注册局以马六甲华堂大会法定人数不足为由吊销其注册立刻引发了多方争论,社团注册局“一纸定存殁”固然过于严厉,但看待这起事件到底应该着眼于是否有人输了不忿以致幕后指控,还是会议法定人数是否符合议规?为什么在没有理清出席人数是否合法的情形下容许如此庄严的大会,尤其是一个选举新领导层的大会继续?是旧领导层明知大势已去而故意任其进行,还是竞选者忽略或对大会合法程序不甚了了?为什么那么多会员只投票不开会?议长又扮演了什么角色?事件经已发生,谁是谁非已无需争论,互相推诿责任也没必要,但却牵扯出了一个华团迈向专业管理、在符合民主法规精神下前进而不得不重视的问题,就是领导人与会员对“社团法规与会议程序”的掌握与实践。

林冠英儿子非礼女生事件的重点在于无中生有,嫁祸栽赃,设计这出戏者是“政治龌龊”的“搅屎棍”,人人得以伐之。但如果确实犯错且证据确凿者则不可把自己所受的责难归为“政治龌龊”,两者不可同日而语,阅读相关言论时,只看点,不看面易受影响,掌握经纬纵横,避免失焦才是上策。

许子根作风温和是路人皆知,民政党党员不可能不知的事实,在民间反风炽烈的时刻几乎是以“非他莫属”的情况接班,接班刚满一年就面对了308政治海啸,民政现今的颓势应该怪谁?显然是谁在位谁当衰,但拔了“子根”就等于把问题的“根本”拔了吗?拔根容易,救党呢?

基督教团体施赠贫困,在吉隆坡派发食物被看着是劝人叛教,让好心人不甚唏嘘。慈济、佛光等佛教团体避免惹祸上身,未来救灾宜先分辨种族与灾黎宗教信仰以决定“救谁和不救谁,佛陀“众生平等”的教义还是暂且束之高阁,只做信仰,不予实践!
马青大会特别介绍“美眉”进场,马青认为那是表示尊重、重视和欢迎女青年加入马青的表现,公正党则认为那是把女青当成了花瓶,是对女性的侮辱,其实大家都抓错了重点,马华妇女组和马青的细则尚未修改,马华大会尚未批准,“女青年”定义如何?服装如何?是否加入、如何加入马青还未定案,媒体称大会进场的那一批年轻女性为“美眉”,显示他们比舌战、文战得不亦乐乎的朝野政党都清醒,因为“美眉”和“女青年” 有如冯京和马凉,不能混为一体!

当我们的情绪被牵动或因为所属社群/团体而有了既定的立场时,我们的眼睛已戴上了有色眼镜,镜片下的影象,黑白不再分明,真理变得模糊,开心就好!


周美芬 20111021

1 comment:

一介草夫 said...

当一个人是非不分的时候,魔鬼已经侵入了他的躯壳,他不会有理智,更不会有智慧了。笑一笑吧,此时此刻, 政客们的头脑还会清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