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0, 2011

《是非模糊,黑白不分》

星洲日报《纵目乾坤》第廿六篇


今晨阅报,义愤填膺、心酸悲沧、可笑惋惜五味杂陈,坏了一个大好清晨。

义愤填膺者莫如“玛拉工艺大学的马来人思维及领导研究院(Impak)宣布设立一个以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为名的奖项,以表扬展现明确及坚定原则来维护本身族群的学生。”

维护族群权益是神圣无可质疑的,但以一个言论耸动,曾发表煽动性华人囤粮论,甚至曾扬言要对基督教领袖发动浴血圣战和对婚外情问题发表妻子漠视对丈夫的义务,才会导致丈夫在外面偷腥看法的争议性人物为奖项取名的作法让人疑惑,这几乎等同这个奖要表扬的是置族群和谐,国家人民福祉于不顾的极端民族“英雄”。看来马拉工艺学院虽为大专学府,却已忘了学府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其价值标准堪称耸人听闻!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观念为华族千百年来所奉行,在中港台为人妇者,尤其是在社会上有地位的女性一般都会冠以夫姓,以说明有关妇女为某家媳妇,是该家族的一分子,而国内乡团妇女组除了原籍女性参与,乡亲媳妇基于嫁鸡随鸡的原则更是乡团主要支柱,令人心酸悲沧的是刚在大会上当选广西全国妇女组主席的关凤珠,竟然因为本身是广西籍而非广西人而导致领导地位受到质疑。

最近一些企业老板以强调“能力”为由抗议政府规定企业界必须提升女性占公司决策层30%的政策,虽未明言,但背后所透露的是认定女性才华不比男性的歧视性观点!这说明了女性在家族社会里的附属地位,甚至“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命运未改!

看来女性检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个观念的时候已到,要求男性“娶鸡随鸡,娶狗随狗”冠妇性的建议值得推广,以女性的温柔体谅,相信同乡女婿的地位绝对不会受到质疑。

另一方面,让人觉得可笑惋惜的则是民联槟城和雪州政府不懂珍惜人民对他们的强力支持,在执政时卯劲推动为州带来长远发展的良政,却不断的以发钱“惠民”为名行不断的“贿民”之策。

这边厢槟政府每年发放100令吉给所有现身登记的乐龄人士、发放1000令吉抚恤金给所有逝世乐龄人士的家属,最近又推出每年涉及5001千万令吉的槟州宝贝计划,派发100令吉给今年出世和父母其中一人为槟州选民的婴儿之际,那边厢又闻雪州政府继发放2500令吉抚恤金给逝世乐龄人士家属后将再拨出5001千万令吉为到州议员服务中心登记的60岁以上的人民提供价值100令吉的霸级市场购物固本,还提供饮食及在载送服务的“惠民”政策。

让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政府的扶贫济弱政策不是设立社会保护网,通过政策协助人民财务独立?何时开始扶贫极弱不再需要考量受惠者的经济条件而变得如此“廉价“?更让人疑惑的是把500万到1千万的消费固本全花在三家霸级市场,置小商店的利益于何地?和“劫贫济富”有何不同?按贫富不拘的公平原则,看来两州政府还可考虑发奖励金给七年之痒未离婚者、父母活过百岁者。。。总之,只要有“名目”,不分贫富,就应发放!

 “惠民”本是政府职责,反正政府的钱就是人民的钱,把人民的钱发给人民,没有人可以质疑!但,必须到民联州议员服务中心登记和变相“购买”人民资料及合理化“贿民”行为,甚至为人民赶制继新济政策外的另一把拐杖又有何分别?

时下社会,是非模糊,黑白不分!


周美芬20/7/2011

1 comment:

warrentoyou said...

果然是很清晰的分析,黑白分明。

pronzii